《莹瑶传 (前传+正传全本)作者:灵仙》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莹瑶传 (前传+正传全本)作者:灵仙- 第89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对自己一向温柔喜爱的父亲会如此强悍地插撞她,占有她,她也许死也不会嫁进皇宫里,做什麽皇後了。
  如果可以天天在爹爹的胯下承欢,就像现在这样该多好?!她捧住他的脸颊,迷离著美目送上自己的香唇,深深地吻进爹爹的嘴里,挑起他更激烈的一阵插撞,充满情欲的交合声淫乱地从父女间的交合处传出来,而爹爹的大舌则狂放地卷住女儿的香舌,火热的四片嘴唇用力吻在一起,将女儿那甜美娇柔的呻吟声闷在喉咙里,
  这样有力而淫乱的奸淫,让她深深地爱上了爹爹!冷凝冰并不是一个淫荡的女人,相反,她一直是一个内向又保守的贵族闺秀,对於性的渴望被她一直压抑在内心里。
  而自从冷霄第一次打开她的媚穴,那巨大的阳物就深深地撞开了她的幽深,将情欲送进她的肉体,不同於皇帝的玩弄与不屑,那火热的巨大肉冠烫开了她的心扉,让她真正尝到了淫乱的滋味。
  也许,第一次被爹爹奸淫的时候她没有拒绝是她这一生中最正确的选择吧!冷凝冰幸福地闭上眼,放荡地敞开娇胯,快乐地阵缩著幽深的蜜穴,让火热禁忌的湿滑肉壁紧紧烫压在爹爹的巨物上,在爹爹那大力而疯狂的抽插下尽情高潮!
  被压抑的性欲一旦释放,必然是疯狂的宣泄,娇胯间流出的蜜汁早已浸湿了两人的下体,那娇美的交合处湿宁不堪,而两具禁忌的赤裸肉体依然疯狂地迎撞在一起,一次比一次有力,一次比一次更富激情!
  冷霄已经完全陷入了癫狂,他没想到女儿的肉体竟会令他这麽刺激,自从上次他在筱莹身上发泄之後,他就没有这麽销魂过,原来自己的女儿竟是这麽个美妙尤物!自己以前怎麽就错过了呢?他现在都有些後悔为什麽将她嫁进宫里,白白便宜了那个昏君!


第318章 今夜注定不平凡(29)H
  一想到胯下的女儿也曾在那昏君胯下婉转啼吟,他的巨物更加梆硬,腰臀更是一阵冲动的挺动,插得冷凝冰一阵抖动,闷闷的娇吟被冷霄吻在嘴里,娇媚的玉体颤缩著紧紧缠绵住健壮的炙热男体,两人的肌肤因为用力的缠抱紧紧地挤压在一起,女儿家娇柔妩媚的肉感刺激在冷霄那刚健的肌肤上,令他更加亢奋,巨大的浑圆龟头深深地撞进女儿的幽深,激起无限的激情,灼热梆硬的肉质烫在香媚的淫肉里,挑起禁忌的酥热快感,一次次冲击著冷凝冰的肉体,将她推上一浪高过一浪的巅峰!
  她疯狂地缠抱住爹爹的宽厚的腰背,手指深深地嵌进健壮的背肌里,扭动著娇胯疯狂地迎向爹爹的顶撞,让他们禁忌的肉体做出最剧烈的碰撞,在她身体的最深处撞出禁忌的浪花!这激情的碰撞,终於令冷霄冲上淫欲的巅峰,巨大的龟头冲进女儿的最深处,牢牢地熨烫在禁忌的媚肉里,跳动著喷射出滚烫的激流!那激流迅猛而狂野,让冷凝冰感觉爹爹似乎是在将他的生命注入她的体身。
  冷凝冰放荡地敞开娇躯,将爹爹那狂野的发泄全部纳入她那淫媚的幽深里,两个人在情欲的狂澜中飘荡起伏
  
  “奶奶真是厉害!这麽一个大高手都被您降服了!”筱莹看著空灵远去的背影笑嘻嘻地道。
  “当然了!”柳迎荷得意地一挺胸脯,“天下就没有我搞不定的男人!”她抬起手指,点著筱莹的俏脸娇笑道:“这勾引男人的媚功你还要好好学学!否则就可惜了你这副好样貌!”
  筱莹脸一红道:“被男人玩儿的功夫有什麽好学的?”
  “谁说这是被男人玩?你就不觉得这是在玩男人?”!迎荷俏皮地冲她眨眨眼,“咱们女人的身体就是最好的武器!你看刚才我不就收服了一个大高手?”
  筱莹眨眨眼不解地问:“那您为什麽一开始不用?”
  柳迎荷恼怒地一摆手,“我这不是为了救你嘛!要不我才不会用这麽烂的方法!真是倒霉透顶!害我亏了那麽多的金丹!”
  筱莹无语地看著这位发飙的美人儿奶奶,她刚才还说什麽最好的武器来著!“奶奶是不是真的原谅那家夥了?”


第319章 今夜注定不平凡(30)H
  “原谅?”柳迎荷耸耸肩,“我压根儿就没恨过他,又哪里来的原谅?”
  “没恨过!”筱莹吃惊看著她。
  “我早就知道他不是害死我姐姐的人了,所以我没必要恨他。”
  “那您之前为什麽还”
  “当然是为了吊他胃口啦!”柳迎荷得意地道:“否则,你以为他会乖乖放弃冷氏,为他的情敌的家族出力?”
  筱莹愣了愣才问道:“那您到底喜不喜欢他?”
  柳迎荷想了想道:“你会喜欢上一个强奸过你的男人吗?”
  筱莹眨著眼想了半晌才道:“也不一定,爹爹对我的第一次也是强迫我的,人家心里也是满喜欢的!”
  柳迎荷一怔,想了一下才道:“也许吧!我是有点儿喜欢他,可与那个人比起来还是差了许多”她的眼光迷离地望向远处,过了好久她忽地想起了什麽,猛地转头问筱莹道:“你说你喜欢他?你该不会是”
  筱莹被她问得一惊,连忙道:“奶奶想到哪里去了?我只是说我喜欢他那方面很强,弄得人家舒服罢了。我们是亲生父女,怎麽会有其他的想法?”
  柳迎荷质疑地盯住她的眼晴,缓缓道:“你最好不要有那种想法,不然以後可有得你受的!”
  筱莹的眼神飘忽了一瞬,她连忙扯开话题道:“小叔那边还有危险,我们快点赶过去救人!”说完,她扶著树干站起来,转身就走。
  “等等!”柳迎荷诧异地看著她道:“你这是怎麽了?不就是失了一些金丹吗?至於连走路都软手软脚的吗?”
  “哎!”筱莹无奈地叹气道:“我中了毒,所以才这样的。”
  “中毒?!”柳迎荷不可思议地看著她,“你一个金丹大高手还会中毒?”
  “是坠仙草配出来的毒药,连仙人都会陨落的!”
  “切!”柳迎荷不屑地道:“几个连金丹都没修成的小辈被毒死了就以为是坠仙了!这些个小辈连金丹都没有就敢自称仙人,被毒死也是活该!你还愣著干什麽?用你的金丹解毒就是!”


第320章 今夜注定不平凡(31)H
  筱莹一阵无语,试著调用一些金丹化解毒素,果然可以解毒,心里忍不住一阵郁闷,原来如此简单就可以解毒,亏她还使尽心机,白白让两个男人占了便宜!
  大约用了数十息,筱莹才化解完所有的毒素,她擦了一把额角的香汗,皱著眉心疼地道:“这金丹也太没用了!这麽一点儿毒就用去那麽多金丹!我的金丹就剩下一点点了!”
  “知足吧!”柳迎荷白了她一眼,“凡界最毒的药当然会消耗多一些了!你的金丹又不是全用光了,只要它还在,以後就可以找男人修炼回来。”
  筱莹不满地白她一眼,说的倒轻巧,男人是那麽好找的吗?想到又要和爹爹双修,小脸儿忍不住烫烫的,怕柳迎荷看到连忙岔开话题道:“小叔也中了这个毒,我们还是快点儿赶过去,他可没有金丹解毒。”
  
  冷凝冰的高潮持续了很久,她几乎用尽了所有力气来承接父亲的喷射,直到最後一滴阳精烫进她的幽深,爹爹那强壮的健体沈重地压下来,她才瘫软在爹爹的胸膛里。
  冷霄在那销魂的最後一射之後,也软在女儿的玉体上,他感觉这是他有生以来最销魂最刺激的一次射精,以至於那最後一射让他用尽了全身所有的力气。虽然那一射强悍到女儿几乎无法承受,却也让他在那绚丽的快感之後感到无尽的疲惫!
  他软软地趴在女儿身上,一点儿力气也没有,而那疲惫如同恶魔一般不断地在他的体内扩散,甚至他连喘吸的力气都没有了,眼皮更是越来越沈,眼前也越来越黑,似乎他要被那无尽的黑暗所吞没一般。
  看来自己是太累了,需要好好睡一觉了,他的嘴角弯出一个满足的笑意,自己好些日子都没有好好休息了,现在他终於可以睡一个美觉了!
  世上的事情总是会带上许多的不如意,此时的冷霄也是如此,就在他昏昏欲睡之时,大殿外忽然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冷霄眉头一皱,这是谁这麽不长眼?这个时候还敢闯进来,难道不知道他摄政王在这里吗?
  他恼怒地忍住全身的疲惫,想要坐起来训斥来人,可他却怎麽也撑不起他那沈重的躯体。他竟会疲惫到这种程度!冷霄喘息了一阵,想要再重新用力撑起身体,可上天却不再给他这个时间了。
  随著殿门被推开,宗室亲王第一个走进了大殿,接著是左相大人、右相大人、各部尚书、侍郎等文臣,此外还有各军的统军将领,众臣们都依次走进大殿,然後无一例外地都被大床上的两具赤裸相缠的肉体震得目瞪口呆!以至於因为他们的呆立,堵住了大殿门口,後边的群臣都无法进来了!


第321章 今夜注定不平凡(32)H
  天呀!他们这是看到了什麽?皇後在和皇上做爱!等等!皇上不是在青龙山吗?什麽时候回来的?再等等!这人不是皇帝!天呀!皇後在偷男人!这是谁这麽大胆子?连龙床都敢爬!再等等!这人怎麽看著眼熟儿?是摄政王!难怪这麽大胆子再等等!他不是皇後的亲爹吗?!靠!这是什麽状况?!
  被震惊的不只是他们,冷霄也同样惊呆了,这些人是怎麽进来的?而且还赶在这个时候!现在该怎麽办?他看了一眼小脸儿被吓得煞白的女儿,极力镇定下来,咬著牙摆出平日的威严,他希望凭借自己往日的积威,可以镇住场面,然後在想办法威逼利诱这些人,设法掩盖丑闻。
  可惜他此时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只得阴沈了脸,怒吼道:“都给我滚出”最後那个‘去’字还未说出来,冷霄就感到眼前一黑,陷进无尽的黑暗中,他的声音也突然戛然而止!
  
  筱莹和柳迎荷赶到山谷入口的时候,赵祺的神智已经不是很清醒了,两人费力地将他半扶半扛地送进小木屋里的床上,“娘,你们出去吧!我怕是不行了,一个时辰之内你们千万不要进来!”赵祺迷迷糊糊地说道。
  柳迎荷瞪他一眼,“谁说你没救了?有娘在,你不会有事的!”
  “不!你不明白,你们不能呆在这里,我担心一会儿我失去意识会对你们不利!”赵祺挣扎著要推开柳迎荷,却被她按倒在床上。
  “祺儿,你这是怎麽了?”柳迎荷按倒赵祺後才发现他的裤子被高高地顶起,显然是欲火难忍,她忍不住惊讶地问道:“坠仙草还有催情之效吗?”
  筱莹俏脸一红,小小声地解释道:“是是我给他吃了淫毒。”
  “什麽?!”柳迎荷瞪大了眼睛显然被这个劲爆的消息雷得不轻,“你你居然给你的亲叔叔吃淫药!”


第322章 今夜注定不平凡(33)H
  筱莹的小脸儿更加热烫,尴尬地说道:“我是为了给他解坠仙草的毒,才给他吃了蝶恋花配制的解药,不想那旧毒未解,又添新毒。”
  柳迎荷狠狠白了筱莹一眼,“真不知该说你些什麽才好!这种乌龙的事你也能做出来!”她心疼地看了一眼苦苦忍耐的赵祺一眼,温柔地说道:“不过这样也好,省得我还要费劲儿做些前戏的功夫!”说完她解开赵祺的裤子,将那巨大的阳物释放出来,“祺儿,你别担心,娘可以用金丹解去你身上的毒,你不会死的!”
  巨阳一被放出,就立刻朝天挺立起来,原本还被赵祺苦苦压制的欲望,轰地一下就冲上脑门!那硬挺的巨物在母亲的视线下更加粗壮,酸痛的肿胀感令赵祺对那女性的包裹极度渴望,这样亢奋地袒露在母亲面前让他的欲望不受控制地冲垮了他的理智,原本就不太清醒的神智完全被淫欲所侵占!他的双目紧紧盯住母亲娇美挺翘的酥胸,喘息愈加剧烈,眼光渐渐变得火热和充满欲望,显然他已经失去了理性的意识,眼前的美人儿已不再是他的母亲,而只当她是一个可以让他发泄的女人!
  筱莹红著脸看著柳迎荷将赵祺的裤子全部脱掉,忍不住轻声问道:“奶奶打算怎麽将金丹送进他的体内?”
  柳迎荷长叹了一口气,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道:“有些命运是我们躲不开的,我尝试著躲避了二十多年,最终还是回到了命运的轨迹,所以我们躲不开!”她从怀里拿出一卷羊皮,打开来放进筱莹的手里,“还记得我对你说过魔修可以吸食我们的金丹的事情吗?空灵就是个魔修,而这张羊皮就是他当年送给我的魔功的练功心法,上面画著功法的经脉图,待会儿你只要引导他气海里的真气按照经脉图上的路线运转,他就可以吸食我的金丹了。”
  筱莹点了点头,仔细将羊皮上的经脉图记在脑中,然後有些担心地问道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