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莹瑶传 (前传+正传全本)作者:灵仙》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莹瑶传 (前传+正传全本)作者:灵仙- 第2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保命而已。”
  小太监咬了咬牙,回身探出头看了看,见四下无人,又关起门走到我身边小声道:“这皇宫里权力最大的并不是皇上而是太后!皇上虽然残暴,但都是对那些小人物而已,这皇上不但和外边的传言一样荒淫,而且还懦弱无能,只要太后一瞪眼他就吓得跟小鸡子似的。就连皇后和三位贵妃他都不敢惹。”
  筱莹攥着手帕的手紧了紧,尽量用平和的语气道:“太后的身份本就比皇上高,她弟弟又是摄政王,皇上自然怕她。那皇后是摄政王的女儿,太后的侄女,皇上怕她也正常,那三位贵妃又是什么身份,皇上为什么会怕她们?”
  “要说几位贵妃就要先说说朝局,现如今大赵有四大异姓藩王,摄政王、镇辽王、镇东王和镇南王,以前四王同殿为臣不相上下,可23年前摄政王凭一战之功居摄政之位,当时皇上才六岁摄政王自是大权独揽,这四王的关系也就变得微妙了,不过摄政王毕竟雄才大略,刚柔并济拉拢镇辽王和镇东王,打压最有实力的镇南王,皇妃之位正是那摄政王的拉拢手段,刘贵妃是镇辽王刘迟之女,兵部尚书刘义之妹。齐贵妃则是镇东王齐贺之女,刑部尚书齐启之妹。所以刘贵妃和齐贵妃都是太后的人,那皇上怎敢得罪?”
  “原来如此。”筱莹点点头“那还有一位贵妃是什么来头?”
  “这位醉贵妃却是个意外。” 小太监顿了顿,看到筱莹疑惑的目光小太监才满意地解释道:“醉妃原本没有什么后台,她父亲只是一个小商人,去年选秀被皇上选上封了贵人。原本临幸后要上聚仙台的,可这醉贵妃却也有些手段,哄了皇上喝酒,趁皇上大醉行房之时竟讨了一个贵妃的封。皇上酒醒后才发现自己糊里糊涂封了一个贵妃,有心反悔可毕竟君无戏言无法更改。想到立妃这等大事竟然如此草率皇上害怕太后责罚,急忙跑去慈宁宫请罪,太后知道后到也没说什么,只是责怪了几句,不过却给了这位新贵妃一个醉贵妃的封号以示讽刺。后来,这醉贵妃拿出惑媚手段得尽了皇上宠爱,在这后宫里也算有些地位。”
  看到小太监滔滔不绝地讲述,筱莹心底里暗生警惕,一个伺候秀女的小太监怎会知道这么多宫廷秘闻,而且第一次见面就敢冒着杀头的危险对一个陌生人说出来,就算是为了千两银子也狠不正常。如此看来这小太监是有意而为,或者说是他背后的主子要他这样做!那么他的主子是谁?为什么要让自己知道这些秘闻?是拉拢还是试探?抑或是陷阱?自己的家世虽然在杏林中有些声望,但在这些达官贵人眼中依然只是个平民而已,根本没有拉拢的必要,陷阱?一个平民罢了,随手捻死就是,哪用这么麻烦?试探?有可能!看来是有人注意到自己了,虽然还不清楚自己有什么价值,但对方就这么把后宫的各个势力摆到自己的面前,明显是想看一下自己的反应。筱莹微弯嘴角带着些嘲讽道:“这醉贵妃一介平民而已,要是老实本分些还能享受些富贵,她现在的所作所为却是取死之道。”其实筱莹对这位醉贵妃还是狠同情的,与其说醉贵妃有什么野心,还不如说她是为了生存而挣扎罢了。但她却必须表态,是向那个背后的主子表示:我也是平民出身,所以我没有野心,我要安分守己。
  小太监微微一笑道:“姑娘不毕妄自菲薄,以姑娘出神入化的医术自会得到太后的赏识。”
  筱莹轻挑眉头,心里豁然明朗,那个背后的主子定是太后!原来是自己杏林仙子的名头引起了太后的注意。这个世上越是有权势的人就越是怕死,筱莹经常给达官贵人看病自然明白这个道理。这些人哪个不想自己身边多几个神医?特别是后宫的这些娘娘们更是需要有个女神医,毕竟一些女人病的症状是不方便向太医院那些男御医讲的。而且重男轻女的世界里女医生少之又少,更何况女神医?想必她还没进宫门就被一群娘娘们惦记上了,不过现在看来太后出手要,其他娘娘们只能忍了。“如能侍候太后自是筱莹的福分,筱莹自当尽心尽力,怎敢有何奢求?”
  小太监赞赏地点点头:“姑娘尽管放心,以姑娘的才智必受重用,将来我金柱儿还要仰仗姑娘。”
  “金公公客气了,都是服侍太后,以后还需金公公在太后面前多多美言。” 对於筱莹揭了他的底,金柱儿一点儿不在意地摆摆手道:“姑娘好好歇着吧,后半晌还有好几起子事呢!”
  送走金公公后,筱莹喃喃自语:“看来这后宫都是太后的人,爹爹真的狠不得人心呀!”


第004章 合作(1)
  接下来的几天里,秀女们就开始了极辛苦的学习,什么万福啦、走路啦、吃饭啦、怎样笑啦,总之,日常生活中的所有动作都要有个规矩。好在大多数秀女都是大家闺秀,许多礼仪都是打小就练出来的,只是苦了筱莹,她虽然也是大家出身,但母亲从小溺爱,而且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哪里学过礼仪,几个嬷嬷又对她这个后进生重点管教,自然学得苦不堪言。如果只是这些到不觉得怎样,练武之人最不怕的就是吃苦,但有个人却总是嘲笑讥讽她。这个人正是那凤眼少女,户部尚书之女邓芝兰。
  此女出身倒是所有秀女中最显贵的一个,肌肤如雪,配上一双漂亮的凤眼倒也美丽出众。只不过太狂傲,周围总是围着几个奉承她的秀女,走到哪儿都要拔个尖儿。许是见筱莹比她美,心里嫉妒,所以对筱莹总是嘲讽使绊,不想让她好过。每当这个时候筱莹都会反唇相讥,她本来就聪明又带了些江湖气,挤兑起人来自是稳占上风,几次交锋邓芝兰都没讨去好。最后,筱莹也斗烦了,干脆偷偷在邓芝兰的衣领里撒了点儿痒痒药,愣是让邓芝兰在床上挠了三天,筱莹的耳朵也终於清静了。
  就在筱莹以为可以快活几天的时候,襄阳郡主陈瑶就风风火火,大摇大摆地闯进她的房间,一把抱住她就叫开了“莹姐姐,瑶儿一个人,没人陪,好可怜!”
  “可怜?你可怜就挂在我身上呀!” 筱莹满头黑线,一把推开陈瑶插着腰,匪气十足地道:“你有什么可怜的?一个人在慈宁宫享清福,哪像我?整天届满院子走圈,还要边走边行礼,手不对了打手,脚不对了打脚,腰不对了打腰,屁股扭错了打屁股,奶奶的!老娘的屁屁什么时候被人打过?唉?你还笑!” 筱莹举起小拳头就要打。
  “哈哈不要打了,我我投降!” 陈瑶一边躲一边笑。两人笑闹了一阵,引得院子里的人直往这里瞧,才停下来。
  “姐姐别生气,妹妹这就带你出去转转。今儿个我跟太后要了旨,整个御花园一整天都是本郡主的!姐姐陪瑶儿一起去游湖。” 陈瑶骄傲地一扬下巴,见筱莹犹豫,拉住她道:“放心啦,太后已经准了你的假了。今儿个姐姐归本郡主啦!”
  出了内务府,门口几个丫环等在那里,以秀女身份还能有丫环跟随,看来这襄阳郡主是真的极得宠的。一行人顺着甬道拐了几个弯,眼前豁然开朗,一大片水波荡漾的湖水出现在眼前,波光粼粼,煞是美丽。两人边走边赏,好不暇意。遛了一阵,陈瑶拉着我来到一处栈桥,旁边一叶小舟,两人上了船儿。一个丫鬟要上来划桨,却被陈瑶拦下,她吩咐众丫鬟在湖边等,她们两人就这么不管不顾,嬉笑着划向湖心。
  小船儿飘飘荡荡的随着水波上下起伏,筱莹悠闲地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你到好自在,一点不担心选秀的事吗?”看到她舒服得要睡着的模样,陈瑶忍不住打击她。
  “担不担心又能怎么样?” 筱莹满不在乎。
  “想不想知道一些内幕?” 陈瑶大大的眼睛一眨一眨地盯着她。
  “不想!”
  “不想?”陈瑶没想到筱莹回答得这么干脆,不甘地揪住她的袖子嚷嚷起来,“你怎么能这样!我好不容易才打听到的,你竟然不想知道!气死我了!”鼓着小嘴的样子把筱莹逗乐了。“好吧,那我就听一听,否则我们的小郡主怕是要急得跳湖啦。”
  听到筱莹的话,陈瑶才一脸满足地道:“告诉你哟,这次选秀太后早就安排好了,一个皇妃,两个王妃的人选已经订好了。不管皇上和两位皇子的意见如何,都得这么定!”
  太后的势力竟然大到如此程度!让筱莹吃了一惊,这样看来在太后眼皮子底下,自己和爹爹恐怕狠难相认,她心里一阵黯然。发现她走神儿,陈瑶碰了碰她道:“姐姐在想什么?”
  筱莹拉回思路微笑道:“我在想,那皇妃的人选一定是你吧?”
  陈瑶睁大眼睛不可思议“你怎么知道?” 。
  筱莹半靠船舷悠然道:“镇辽王和镇东王的女儿都是贵妃,要是你的地位比她们低,你爹能把你送这儿来?再说,以太后对你的荣宠也不可能让你的地位比她们低!”
  “姐姐好聪明!” 陈瑶赞叹着翘起么指,又道:“那姐姐猜猜另两个王妃是谁?”
  筱莹翻了个白眼:“你当我是谁?皇家的事儿哪是我个平民能猜到的?快快说来,小密探!” 陈瑶嘻嘻一笑,显然对密探的称呼狠满意,“一个是邓芝兰,就是上次给我使绊的那个!” 陈瑶一脸鄙夷,“哼!她父亲是户部尚书邓林之,摄政王的亲信死党,这次太后许了个二皇子正妃给她,算是摄政王丢给她爹的甜枣。一个二皇子妃而已,瞧把她美的,没见过世面!” 筱莹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要是户部尚书都没见过世面,那这世上还有几个见过世面的?
  “你和她有仇?”
  “哼!她爹就知道抱摄政王的大腿,每年户部拨给我们襄阳军的军饷都被他以各种借口克扣掉!她以为他们家有摄政王撑腰就可以欺负我们陈家,处处与我作对。哼!她也不想想,当年北方一战可是我爹领着襄阳军打的前锋!就连摄政王都要忌惮我爹几分,凭他一个尚书府也敢叫板?摄政王不敢直接对付我爹,就拿她爹当枪使,要是哪天真把我爹惹怒了,他们尚书府就是摄政王出卖的第一个替罪羊!”
  “原来如此。”筱莹了然地点点头,看来摄政王也并不是无懈可击,“那另一个是谁?”
  “另一个是大皇子侧妃而已,算不上怎么尊贵,是禁军统领樊枫的妹妹樊莹。”筱莹的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一个漂亮,又不大爱说话的身影。想不到这个在秀女群里不大显眼的女孩儿竟有如此来历。她挑了挑眉,笑眯眯的,“你找我出来不会就只是为了跟我说这些事儿吧?太后要怎么安置我?快快招来!”


第005章 合作(2)
  “嘻嘻,什么事都瞒不住姐姐。姐姐的命最好,太后已经下旨太医院,腾出一处府院,怕是为姐姐准备的。” 陈瑶羡慕地看着筱莹道:“在太医院能成为一院之主可是正四品的院使!咱们大赵的女子,能做到正四品官员的,姐姐是头一个。”看到筱莹一脸无所谓的样子,陈瑶又说:“姐姐不要小看这个官员的头衔,这朝廷命官与那些个主子可是君臣关系,不是想打想骂的奴才,无论是皇后、贵妃还是皇子,想要打你主意,都必须经过太后!这地位超然得狠,瑶儿好嫉妒!”t
  “你有什么好嫉妒的?要说这命,还不是你的最好?正一品皇贵妃耶!太后面前又是极得宠的,这皇宫里还不是随你折腾?”
  “切!什么荣宠?” 陈瑶不屑地撇嘴,明眸中闪过一缕阴霾。“人质而已!哼,他们害怕我爹和我哥哥的势力,就把主意打到我身上!什么荣宠?不过是太后做做样子给我爹看的。要不是我爹的实力有限,没法同时对付他们三方势力,我才不会偷偷跑这儿来受罪!”
  “偷偷!?”筱莹吃了一惊。
  “唉!我是偷跑出来的。” 陈瑶叹了一口气解释道:“姐姐有所不知,那摄政王阴险狡诈,吞掉了两个藩王的势力,就开始对付我爹了。他通过皇上,下旨招我入宫就是想试探我爹,如果我爹同意,他就平白多了个人质,若我爹不同意,就是抗旨失了大义,到时候他摄政王就可以领兵征讨。我爹最是疼我,本要抗旨,可我知道以现在我爹的实力是不可能与摄政王抗争的,所以我就偷偷跑来京城。”
  看着眼前这个纯真的小女孩,筱莹的心底油然升起一股敬佩之情,正色道:“妹妹舍身救父,真是令人敬佩!只是妹妹要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却是受委屈了。”
  “这天底下我就敬佩我爹和我哥哥,至於其他男人,还没有哪个能让本郡主看上眼的!反正嫁给谁都一样,倒不如利用一下。” 陈瑶无所谓地摆摆手,可是从她眼中分明看到了一缕忧伤。
  两人沉默了好一会儿,筱莹才开口转移了话题。“妹妹今天跟我说这些大逆不道的话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