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莹瑶传 (前传+正传全本)作者:灵仙》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莹瑶传 (前传+正传全本)作者:灵仙- 第10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改变了呢?
  赵铭此时并没注意到筱莹看他的目光,而是在全力压下心里的紧张,这是他第一次面对这麽多人说话,心跳难免有些快,声音也略微有些发颤,但他却坚持著朗声道:“二十多年前,先帝突然驾崩,这件离奇案件是谁所为?想必大家心里都有数吧?”
  赵铭越说越有勇气,说话的声音也没有了颤音,“冷氏弑杀先帝之举虽然被他们隐瞒下来,可上天却记下了他们的罪恶!而在此之後,冷氏更加残暴!他们逼走了国师,残害所有不支持他们的忠臣良将,而且还挟持当今皇上二十余年!可谓作恶多端!人神共愤!所谓人在做,天在看!这些劣迹都被上天一一记在了账上!
  而如今,冷氏在专权二十余年後,更加残暴专横,他们抢夺百姓粮食,饿死多少无辜百姓?更为甚者,冷霄还要强奸自己的亲生女儿!如此不知廉耻,罔顾伦理纲常,终於让上天看不下去了!所以上天安排了一个巧合,让近百朝廷重臣将其捉奸在床!并借助百姓之手将其碎尸万段!这就是天谴!”
  说到这里,他已经完全地进入了状态,从容地向城下寻找了片刻,然後高声问道:“林洪,林副统领可在?”
  随著他的问话,城下不少将士都看向後边的一位将领,此人正是这八千禁卫的领军副将林洪,现在冷福已死,他这个副统领成了这八千禁卫的最高指挥官,他微微怔了一下,然後缓缓道:“在下就在城下,铭皇子有什麽话请说吧!”


第380章 天罚(5)
  赵铭微微一笑道:“昨晚冷霄做那不耻之事的时候阁下也刚好在场吧?而且阁下的父亲礼部林尚书也在场吧?後来将冷霄拖出皇宫游街示众的也有阁下一份对不对?本皇子想请你证实一下,昨晚冷霄所犯之罪可有半点儿冤枉了他?”
  想不到赵铭会这麽问他,林洪一时不知该怎麽回答,其实昨晚是他最郁闷的一个晚上了,他和他的父亲原本都是冷氏一党的,否则这个禁卫军副统领的职位怎麽也轮不上他来坐。可昨晚他偏偏就那麽倒霉地遇上了这麽个大事,当时他和他父亲完全是被众臣裹挟著参与进了游街的行列,尤其是那个该死的左相卢焕胜,死死地拉住他的父亲,几乎是逼著他参与进这个明显是与冷氏对立的行列中,他真想不通,那老滑头都九十多岁的人了,居然还有那麽大一把子力气!
  参与进游街的後果是严重的,他今天早上来军营时,冷福就一直阴冷地盯著他,害得他都不知自己该怎麽办了?总之,以後的仕途怕是要毁於一旦了。不过後来的事情让他有种峰回路转的感觉,冷氏竟然被查抄了!冷福也因此变得烦躁不安,立即带领著人马来到了这里,他本来还打算在攻城的时候立下功劳,来挽回冷福的信任。
  可他想不到的是,他还没立功呢,太後就死了,然後冷福也死了!这下可让他为难了,现在冷氏在京城里已经没有重量级的人物了,城卫军那里本来还有个冷权掌控,偏偏此时他领军在南方,留在京城这边的都是些不太听话的将领,尤其是早上冷福派人与城卫军的将领联系,结果联系人回来说,城卫军大营里的将领都得到了自己家族的长辈嘱咐,不许他们参与任何一方的战斗,尤其是最有号召力的左相卢焕胜竟然亲自坐镇城卫军大营,声称如果有那位将领领军出营,就从他的身子上踩过去!
  如此看来,冷氏已经失去了京城的控制能力了!而最为重要的就是冷霄和冷燕这两个最重要的权力核心全都死了,冷府又被屠杀干净,现在连冷福也死了,剩下的冷氏族人只有现在南方的冷权那里,以及冷氏的封地西凉还有一部分,这些人都远在京城之外,现在冷氏可说是大势已去。
  那麽他们这些冷氏的党羽该怎麽办?林洪左想右想,似乎只有归顺赵氏一途了!想到这里,他一咬牙,回应道:“昨晚冷霄的确做了肮脏之事,绝无冤枉之处!”


第381章 天罚(6)
  此话一出,城下的兵士们都发出嗡嗡的议论之声,他们自己的副将都承认了冷霄的恶行,令这些热血上涌的士兵们开始质疑冷燕以死证明的诬陷之说。
  看到效果不错,包括赵彻在内的城墙上的人都暗暗舒了一口气,而赵铭更是抓住时机说道:“冷霄做下如此不伦之事,冷燕不仅不与惩罚,反而污蔑他人诬陷,如此无耻之人的话诸位将士怎能相信?大家可以好好想一想,那冷霄一向飞扬跋扈,自摄政以来出入皇宫後院如自家後院儿,他有胆量强奸女儿,皆是因为常年与亲姐厮混淫乱养成的奸邪个性使然!”
  此话一出,城下将士又被这劲爆的‘内幕’震得不轻,有些憨直的士兵甚至恍然大悟地自语道:“难怪冷霄会强奸亲女儿,原来早就和亲姐姐相好上了!这家夥是乱伦上瘾了!”
  陈瑶挑起大麽指小声对筱莹道:“真不愧是你的弟弟!居然可以坏到这种地步!”
  筱莹得意地白她一眼,“羡慕啦?那就赶快给我再生一个弟弟出来!我保证他会成为天底下最坏的家夥!”
  两位美女在这里斗嘴,另一边的赵铭再接再厉,劝说道:“他们冷氏如此作恶多端,连老天都看不下去了!所以降下天雷,惩罚冷氏!你们看看那冷福连个尸体都不存了!尤其是冷燕,上天对她已经恨之入骨,即使是她死了也要用天雷来鞭尸!这是真正的天谴!
  诸位将士,你们若是还执迷不悟,继续追随冷氏造反作乱,触怒上天,上天也会降下天谴,将你们劈得连渣滓都不剩!不信,你们就攻上来试一试,看看老天会不会降下天雷来!”
  人们对未知的神奇现象永远都会充满敬畏之情的,尤其是天谴这种比下地狱还要令人恐惧的刑罚,更容易令人畏惧,更何况,被天雷劈死的人一定是做了亏心事!否则就不会被雷劈,因此大多数士兵们已经相信了赵铭的话,想一想自己为这样一个坏事做绝的家族卖命实在是不值,於是一些中级将领已经开始偷偷地下令,让自己的手下悄悄後退了。
  林洪原本就打算归顺赵氏了,此时见大多数人都不愿再战了,正好借坡下驴,跪下来高声道:“臣等受冷氏蛊惑,冒犯天颜,现在误会澄清,臣等愿降!”
  城下将士见主将都降了,於是呼啦跪下一大片,全都口称:“臣等愿降!”这八千禁卫的将领大多都是冷氏的死党,但现在大多数士兵都不愿再打,他们这几十名将领也无可奈何,更何况林洪这个最大的死党都降了,他们也只能无奈地跟著一起跪下乞降。


第382章 掘坟(1)
  这样戏剧性的变化让赵彻激动得不敢相信,他深吸一口气,朗声道:“众将士快快请起!今日之事都是冷氏蛊惑所致,与众位将士无关!朕绝不会追究今日之事,诸位将士暂且回营等待朕的圣旨!今日林爱卿乞降有功!朕加封爱卿为禁军统领!统管禁卫骑兵营!”
  林洪一听加了官,立刻喜上眉梢,赶忙跪下谢恩,“臣,谢主隆恩!”之後欢欢喜喜地领著八千禁卫撤回营地,一场危机才算完美地化解了。
  等林洪领兵走後,赵彻才长长出了一口气,他甚是欣慰地看向赵铭,想不到一场危机竟然会让自己的儿子几句话就解决了,他心里生出无限感慨,自己这些年的疼爱呵护总算没有白费,尤其是在这种危急时刻,最疼爱的儿子可以毫不畏惧地挺身而出,让他感动得眼角都湿润了。
  不过赵铭却根本没有察觉到父亲的目光,他一直抬著头,左瞧瞧右看看,跟做贼似的,看得筱莹忍不住上前问道:“你在看什麽?”
  “我刚才说冷氏姐弟乱伦之事可是假话!这上天听到了会不会也劈我一道天雷呀?”说完还怕怕地缩了缩脖子,看得筱莹一阵无语
  宫变成功之後,赵彻就马不停蹄地开始稳定朝局,在诛灭冷氏一族之後的第二天,立刻召集朝会,并第一次发布了自己的政令,免除了一部分冷氏的死硬支持者的官衔,并提拔了一部分曾经有功,却因为不愿依附冷氏而被打压的大臣。
  同时宣布了冷氏数十条大罪,收回冷氏西凉的封地,并重新任命城卫军的各级将领,之前冷氏的死党全部被免职查办,并给在南方的冷权下旨,令其立刻放下手中兵权,单身一人回京述职。
  一连串儿的政令将朝廷的格局完全变了个样,冷氏一党就此在京城彻底被清除。而另一方面赵彻一改以前荒淫无度不理朝政的形象,除每日朝政之外,他还亲自出宫,慰问一些无粮的百姓,为他们带去米面。
  同时他下令皇宫中的一切用度全部减半,节省下来的粮食都送给了百姓,他自己则带头吃糠咽菜与百姓同甘共苦。


第383章 掘坟(2)
  而皇帝的新皇後陈瑶则领著後宫的几位贵妃在京城中设立了多处粥棚,并亲自为饥民们煮粥添菜,把百姓们感动得鼻涕眼泪一大把,那眼泪流得比他们吃的粥还多。
  一向古灵精怪的陈瑶发挥出难得的表演天赋,摆出一副端庄贤惠仁慈圣母的形象,更难得的是她与百姓同甘共苦地吃同样的糠菜,却没有一点儿难以下咽的表情,吧唧吧唧吃得喷香!看得筱莹直翻白眼儿,她真想把她那碗‘糠菜’倒在地上,让大家看看那碗底都是陈瑶最爱吃的红烧肉!
  当然,在这里我们也要提一提皇帝以前的那位坚贞不屈的皇後,她为了保住自己那清白的名节,毅然服毒‘自杀’了!
  皇帝‘悲痛欲绝’之下,打算隆重厚葬在皇陵中,可立即就有朝臣提出,此时正是大赵最缺钱的时候,劝说皇上不可花费太大,仁慈的皇上考虑再三,同意了这位敢於‘直言’的‘忠臣’的建议,并一再嘉奖此人的忠直。
  而接下来,敢於‘直言’的‘忠臣’一下多了起来,他们联名上书说:冷凝冰已经被冷霄看到了身体,已是不洁,若入皇陵必会污了皇脉!因此,为了国家社稷著想,冷凝冰不可葬入皇陵。皇帝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终於下令将其安葬於冷氏祖坟。
  就在冷凝冰被草草安葬的同时,一位禁卫协领‘无意’中发现冷府的地库里暗藏了大批的粮食,消息一出,立刻群情激奋,原来冷氏就是那些抢劫粮食的匪徒!皇帝一听此消息,立刻勃然大怒,下旨将冷氏祖先的尸体统统拉出来鞭尸!
  冲动的百姓们不等刑部来人,就自发地组织了一支掘坟队伍,将冷氏祖坟挖了个底朝天,所有尸体都被打得稀烂,当然,这些没文化的小市民哪里知道,被他们碎尸万段的尸首里还有一位被刚刚安葬的前皇後!
  


第384章 邓氏的打算(1)
  冷凝冰缓缓睁开眼,这是哪里?她坐起身,打量起四周的环境,是一间很小的卧室,她怎麽会在这里?抬手揉了揉有些发疼的脑袋,仔细搜寻昏睡之前的记忆。
  对了!她不是被毒死了吗?是禁军统领邓冲领著人冲进她的寝宫,强迫她喝下了毒酒,然後自己就昏死过去了。自己不是应该死了吗?怎麽会在这里?
  正当她疑惑不解的时候,房门被人轻轻推开,一个男人跨步走进来,正是邓冲!他看见她坐在床上,微微一笑道:“你醒了?”
  冷凝冰点了点头,然後疑惑著看著他道:“是你救了我?”
  邓冲淡淡地解释道:“的确是我救了你,是我提出来要除掉你,并主动请缨毒杀你的,那昏君还以为我是在向他表忠心,其实是我要借机将你救出来!当然,给你吃的只是迷药而已,现在躺在棺材里的那个人是经过易容高手化妆後的‘你’。”
  冷凝冰了然地点了点头然後问道:“为什麽救我?”
  “因为我要报仇!” 邓冲声音变得悲愤起来,“京城的银库是谁劫走的,百姓们不知道,可我们心里都清楚!那晚他们不仅偷走了我爹保管的银库钥匙,还杀了他!这样的杀父之仇怎能不报?!”
  冷凝冰怔了一下,想起劫银那一晚,他的父亲户部尚书邓林之的确是被一剑穿心而亡,“可这和救我有何关系?我一个弱女子能帮到你什麽忙?”
  “你虽然帮不了我什麽忙,可你身後的冷氏一族却可以帮我,虽然你们现在实力大损,可冷权和西凉那边的实力依然不可小视!我希望你能帮我与他们结成联盟。另外” 邓冲顿了一下才深情地看著她道:“我一直深爱著你!即使没有结盟这样的事,我也会救你的!我希望你将来能嫁给我!”
  冷凝冰震惊地看著他,这个男人竟然在这个时候向她表白,在她最落魄、最危险的时刻,他甘愿冒著可能被灭族的危险提出要娶她,这让她的内心不得不产生出一丝感动,忍了忍快要流出的眼泪轻声道:“我会尽力帮你的,只是我是个不祥的女人,嫁给你会给你带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