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星星的你]静止的一分钟》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来自星星的你]静止的一分钟- 第9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矗俊

    “哈?”素妍微微睁大眼睛,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都教授。这样的问题,是不是有些太私人了点?跟她说话的这个人,真的是她认识的都教授么?

    “……不用太过在意,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都敏俊补充道,“如果不想说的话,也没有什么关系。”

    “没有什么讨厌的人吧……”江素妍皱着眉头想了很久,也没有什么思绪,“大家都对我挺好的啊?”

    “也没有什么人讨厌过你么?”

    “……都教授,你算么?”素妍古怪的反问道,“您难道是在暗示我什么?”

    都敏俊:“……我指的是女性。”

    “呃,好像也有吧?不过很多我都不认识,莫名其妙的就会拦住我,说……说我抢了他们的男朋友之类的……”说着说着,素妍大抵是觉得不太好意思,声音低了下去,“可是,我都不认识他们的啊……”

    ——这是在对他解释么?

    都敏俊本来是想看有没有线索,找出另外的那个女人,听到这话,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上一回听到的碎言碎语。

    办公室的女同事们说,江素妍这样的女孩子,追的人可是很多的……

    可是她怎么偏偏……就喜欢……喜欢……

    都敏俊连忙打住自己的想法,不让自己再深究下去。明明已经想好了,冷着冷着,她就会像以前的其他人一样,渐渐淡去了热情。思索这样的问题,对都敏俊而言,可不算是什么好的征兆。

    不过,都敏俊原以为,他预言到的画面,既然其中一个是受害者,另一个人就应当是加害者。

    无论怎么看,那个穿着高跟鞋、摇摇欲坠快要落水的女人,都应当是有生命危险的那个……可那只手臂的主人是素妍的话,她又并不像是会做出故意推人下水这种疯狂行为的人……

    如果是这样,素妍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预言里呢?

    自己和她……分明没有什么关系吧。只是见过几面,老师和同学的关系,充其量自己是她的暗恋对象,他为什么会受到这样强烈的预言暗示呢?如果预言这样泛滥,也不至于几百年以来,他才遇见过两次这种事情……

    素妍说完以后,半天都没有回音。她有些好奇,又有些困惑的打量了一会儿都教授,却发现他已经陷入了沉思。

    抿了抿嘴,将这份疑问存在心里,素妍点开了都教授才发给她的邮件附件。

    《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如何预防和调整情绪失控》、《女性人际关系矛盾化解对策分析》、《浅谈当前成年女性犯罪特征、原因及应对策略》……

    ——都教授,你改行当心理医生了么?

    素妍无语的看着这一大排文献,完全不明白这些和都教授的课程有什么联系。不会是……把她当做犯罪嫌疑人,打算“点化”她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吧?!

    无论那些画面是什么,被人怀疑,终究不是什么令人高兴的事情。江素妍第一次决定消极怠工,把文献一个个的点叉,然后明晃晃的打开了娱乐新闻,以表达她的不满。

    满屏的娱乐新闻,充斥着眼花缭乱的图片。看见认识的名字,江素妍总会额外关注一点,戳开了颂伊姐一个点击率颇高的视频,发现颂伊姐竟然谈起了自己的“初恋”。

    ——十二年前的圣诞节么?谁能够料想到,光芒万丈的国民女神,竟然纯情到一直惦记着一个十二年前只见过一面的大叔呢?

    只是可怜了辉京,居然因为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一直被颂伊姐拒之门外。

    有一篇分析女神初恋的报道里,贴出了颂伊姐十二年前的广告照片。那个时候,虽然青涩,却也已经初显了她的美丽呢……她至今还记得李辉京这个傻狍子,到处给别人送巧克力呢……

    正在素妍愉快的回忆往事时,隔壁的都教授蹭的一声站起,吓了她一大跳。

    素妍抬起头,却发现都敏俊一脸震惊的看着她的电脑屏幕:“——这个人是谁?”

    “……你是说,颂伊姐么?”素妍下意识的开口,“应该是她十几年前拍的广告吧?”

 第十六个记录

    万籁俱寂的夜里,江家大宅空旷得好像听不见一点声音。

    素妍躺在宽大而柔软的床榻上,蜷缩成婴儿的姿势,用手机反复播放着千颂伊谈论初恋的视频。

    千颂伊说:“小时候曾经有一次差点发生严重的事故,当时有个叔叔救了我。我已经记不清他的长相了,个子好像很高,是暖男的类型。简直是最棒的经历。”

    对于相熟的人,颂伊姐也不止一次的谈起过这个人。每一次李辉京求婚,都是被这个所谓的暖男大叔拒绝,如果不是辉京本人也可以证明,她们这些知道的,几乎都以为这是颂伊姐编造出来的。

    素妍每次都是听过就算了,直到……见到都教授失态的表情。

    千颂伊所提到的那年圣诞,正好是素妍接受心脏手术的那一年。而玄宇镇医师,就是在圣诞节的前夜,彻底失踪的。

    ——不过玄医师,性子那么冷,哪里是暖男的类型了?

    可是她的直觉又告诉她,这两个人,一定有着某种隐秘却牢固的联系。

    素妍关掉视频,身子越发蜷缩成一团,心里的纠结像是杂草一样的长出来。

    按理说,找到这么明显的一个突破口,她应该感到高兴的。毕竟,自从玄宇镇医师不告而别,她不是一直都想要找到原因么?眼看着答案触手可及……为什么……又会胆怯起来呢?

    ——她接近他,只是因为他很特别,是她见过的最特别的一个人而已。

    是因为不解,因为好奇,因为想要探索一切神秘的东西……

    可最初,她对超自然现象的向往,却又是源自于这个最最最特殊的人……

    素妍闷闷的拨通朱敏娜的电话,听着敏娜被吵醒、正迷迷糊糊的声音:“唔……素妍?”

    “敏娜。”素妍抱住自己的膝盖,情绪低落的说道,“为什么,我会觉得那么难过呢……”

    “什么难过……”敏娜含糊着应道,“素妍你哪里不舒服么?”

    素妍缓缓的捂住心口:“嗯,心脏好像被什么给堵住了,闷得喘不过气来……”

    “心脏……”敏娜反应了一会儿,突然像是惊醒了一样,提高了声音,“什么?!素妍你心脏又怎么了?这个月是不是还没有去医院检查过?!”

    “……”

    “素妍你撑住,我马上就打电话叫救护车的!”朱敏娜忙不迭的交代着。

    “敏娜,我没事的……”

    “不!素妍!你千万别不当回事!医生说过了,你的心脏本来就比平常人脆弱,出现任何异样都不能忽视的!啊……你等着啊,我马上就过去陪你的……”

    “可是……敏娜……”素妍还没来及解释,电话另一头就已经挂断了。再拨过去,却一直显示的正在通话中……

    最后两个人站在急诊室前的大厅里,被护士长骂得狗血淋头:“不是说心脏病急发么?!大半夜的玩什么不好,非得折腾救护车?!明明什么事都没有,还巴巴的让人跑一趟,你们两个知道夜里值班有多累么?!就这样子消遣医院的么?!”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素妍满怀歉意的鞠躬,对着护士长道歉道。

    朱敏娜则眼泪汪汪的把素妍拽起来,可怜兮兮的向护士长求饶:“我们真的不是故意的,您不要再骂素妍了……虽然没有心脏病发作,可是她是真的有后遗症的,求您别这样刺激她,不然这回是真要躺进去了……”

    护士长叉着腰,嘴皮子终于停了下来,目光来回打量着两个人:“念在你们态度还算诚恳,这事就这么算了。——我渴了。”

    “好的好的!我们去帮您倒水!”朱敏娜赶紧拉了拉素妍,往饮水机那边溜去。

    素妍默默的拿起一次性水杯,压下开关,看着不断下落的水流,发自真心的说道:“谢谢你,敏娜。”

    “呃,这有什么……”朱敏娜有些不好意思,“而且要不是我,也不会搞出这么大的乌龙啊……”

    素妍的嘴角却是弯弯翘起:“不是这样的哦。因为敏娜的关系,我现在的心情好多了。真的,谢谢你……”

    “这样啊……”朱敏娜蹲在她旁边,歪着脖子看她,“不过素妍,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我真的从来没见过你这个样子,在我的印象里,不管遇到什么样的事情,你也一直过得很开心,好像从来不会被什么事情困扰到一样。”

    “嗯……我只是觉得,命运,真的是很神奇的一个东西。该遇到的人……无论过了多久,变成什么样子,也总会遇到的……”素妍有点儿茫然的说道,“敏娜……我觉得,好像喜欢上一个人了。”

    “难道不是都教授么?”朱敏娜和她一起往回走着,有些奇怪的问道,“这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么?还是说你移情别恋了?新对象是谁?”

    “就是他啊……”素妍突然觉得,自己才是最后知后觉的那个人,好像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认定了这一点,她才恍然大悟一般。

    “那又怎么了?你不是已经混进了他的办公室?这种时候,更应该乘胜追击的吧?不是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学校里被你看住了,回了家又有女神替你监视他,还有谁能够拼得过你?”敏娜不以为然,“别太灰心啊,素妍。爱情这种事情,本来就不是一蹴而就的。”

    “说得你好像经验似的……”素妍刚露出一个笑来,目光却不小心越过长长的走廊,看到尽头处急救室外的人,“玄……”

    “诶?那不是都教授么?”朱敏娜有些惊喜的叫了出来,拉住素妍,“这样也能遇到么?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缘分?”

    “啊……对啊……”刚刚那一瞬间,素妍还以为自己回到了十二年前,以为玄宇镇医师从未离开过。

    “都教授,您怎么会在这里?”素妍抬头,看着急救室的亮灯,“是送什么人过来的么?”

    “既然遇到你们,那就好办了。”都敏俊好像是松了一口气,“里面的人是千颂伊,你们应该能联系到她的亲人朋友吧?”

    “啊?!女神她怎么了?”朱敏娜紧张的叫出来。

    “急性阑尾炎而已。并不算什么大手术,应该很快就能出来了。”

    素妍低头,一声不吭的找到李辉京的电话,心里突然很讨厌自己。

    嫉妒什么的,最丑陋了。

 第十七个记录

    “话说回来,你们怎么会在这个地方?”都敏俊抬头看了看时钟,“都已经这个时间了。”

    素妍才刚抬起头,就听见朱敏娜斩钉截铁道:“当然是因为某个始乱终弃的男人!”

    手上一抖,素妍差点儿把手机给摔出去。她简直要被朱敏娜玩哭了,什么叫做“因为某个始乱终弃的男人”?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是要去妇产科的好么!?

    都敏俊的表情更是连尴尬都难以形容了。

    好在朱敏娜不是个喜欢大喘气的,很快继续道:“素妍小时候生过一场大病,甚至到了需要做手术的地步。她当时的主治医生真的超级不负责任的!明明是他负责的病人,他却一声不吭的扔下不管了,自己也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最后医院交给了别的医生接手,但之前很多的治疗细节都不是很清楚。”

    朱敏娜一提起来就很替自家好友生气:“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素妍的治疗根本就不彻底,复查之后也还残留着很多问题,所以每个月都要来医院检查一次。——都教授,你说这种医师是不是很可恶?!”

    都敏俊微微皱起眉头:“确实是很没有医德的行为。如果有事需要离职的话,我觉得他至少得先做好交接工作,而不是把烂摊子扔给医院和他的病人。”

    “不过……”都敏俊大概是职业病犯了,忍不住纠正道,“始乱终弃这个成语,根本不是这样用的。”

    “啊?是这样么?”朱敏娜一转头,却发现素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挪到了自己的身后,正从自己的肩膀处探出头来。

    “素妍?”朱敏娜眨巴了一下眼睛,“真的不能这么用么?”

    素妍默默的藏在敏娜身后,露出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直盯盯的看着都敏俊教授:“你大概不是想表达这个意思,不过……那个医师的话,说是始乱终弃,也没有太大的过错。”

    “……”都敏俊被江素妍看得有些发寒,听了她对朱敏娜的解释,越发觉得无语起来。在他的印象里,江素妍应该不会无知到犯这种错误的啊?而且听她的语气,似乎是心中有数的,可为什么要这样说?

    最为关键的是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