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星星的你]静止的一分钟》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来自星星的你]静止的一分钟- 第4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痢

    “没有……”看着都敏俊的表情越来越恐怖,女助理缩了缩脖子,就差举手发誓了,“你说的人我真的没有看见,洗手间里就只有世美xi一个人而已!”

    “带我过去看看。”都敏俊直接拎着人,让女助理带自己去洗手间。

    昏迷的刘世美那里,是阿凡架着她,扶出洗手间的。

    都敏俊风一样闯进女洗手间,发现里面已经没有人了,而唯一可能知情的,或许就只有刘世美了。

    “刘世美是怎么晕过去的?”都敏俊表情冷峻的询问道。

    “我们也不知道啊,之前世美xi说她想一个人静静,然后又发生了颂伊姐的事情,大家都乱成了一团,也就是刚刚,有人去洗手间的时候,才发现世美xi晕倒在了那里!”阿凡的表情也很费解,不过发射性的回答完都敏俊的问题,阿凡猛地反应过来,指着都敏俊惊讶道,“你……你不是之前颂伊姐的教授么?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我今天是和素妍一起过来的。”知道阿凡其实也见过素妍,都敏俊倒是好形容多了,“你在附近有看见过素妍么?”

    “没有啊!”阿凡摇了摇头,“素妍不见了么?有打过她的电话还是什么了么?”

    “关机了。”都敏俊一低头,发现了一点儿蹊跷。

    他看着刘世美的脖子,皱着眉头问阿凡:“刘世美的脖子上,为什么会有一条勒痕?”

    阿凡连忙低头去看:“啊?还真的啊!不会吧,有什么会想要勒死世美xi?她性格那么好,不会得罪人的啊!”

    都敏俊扫了一眼刘世美,又托起她垂下的手,看着手心里同样粗细的勒痕:“看样子,好像是她自己弄的。”

    “怎么会……”阿凡有些难以置信,“世美xi为什么要这么做?”

    都敏俊没理会他,反而是自顾自的接着问道:“她脖子上的勒痕很细,倒像是链坠一类的东西。你还记得,刘世美脖子上,之前戴的是什么吗?”

    阿凡有些为难的思索着:“这……世美好像有一个坠子,可是她总藏在衣服里,印象里,我好像没有看清楚过……”

    倒是旁边的女助理,大约是女人的关系,既和世美更亲近一些,又对这些比较关注。她回忆了好一会儿,突然出声道:“我知道!我记得的……她戴在脖子上的,不是什么坠子,而是一枚戒指!”

    “戒指?!”阿凡瞪大了眼睛,“我的天哪,你别胡说啊……这个这个……没听说世美xi有过什么绯闻对象啊!”

    “也不像是那种情侣互赠的戒指吧?”女助理解释道,“不是那种正式的戒指,而是那种纯装饰性的、造型比较独特的戒指。也许是世美xi觉得它比较好玩,又不想戴在手上,才戴脖子上的……”

    都敏俊才不想听他们讨论这个呢,虽然有些不礼貌,可关系到素妍,也估计不了这么多了:“你说的戒指,到底长什么样子?”

    “啊……”女助理对他很有些犯怵,“大概就是……暗金色的,像是钉子绕了几圈的样子吧……”

    果然是这枚戒指!

    都敏俊环顾四周,果然也没看见所谓的戒指。十有**,就是被带走素妍的人一起带走了!

    既然是与戒指有关,那么这件事情,肯定少不了李载京的插手!

    刘世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已经不再重要了。都敏俊没打招呼,直接丢下这群人,飞奔着转了个弯,推开一扇门,下一秒,便站到了李载京的办公室里。

    此时此刻,李载京的办公室里空无一人。

    都敏俊找不到李载京的人,便打开了他办公室的电脑,飞快的破译出电脑密码。另一边,也暗中使用着念力,让锁住的抽屉自己打开来。

    电脑里的文件太多,一时半会也看不出什么来。倒是被锁住的抽屉里,藏着一个小巧玲珑的u盘,看起来,并不像是李载京这样的人平常会使用的。

    想了想,怕自己错过什么线索,都敏俊以最快的速度插上u盘,里面似乎只放着两段视频。点开播放器,将进度条随便拉倒中间,出现在屏幕上的,居然是前段时间死去的韩宥拉!

    都敏俊来不及细看,可他已经清楚的捕捉到了一个线索。

    正在这个时候,都敏俊的手机震动了几下。

    他掏出手机,是一条短信。然而发信人的名字,却让他不由得目光一紧。——是素妍!

    点开短信,上面只有一条地址,似乎是在首尔一处商业化较低的偏僻区域。

    写得很清楚明白,可发信人,只怕不会是江素妍,而是绑走了她,并且拿走了她手机的人!

    当他看着第一条短信的时候,第二条短信,也跳了出来。

    这一回,是一条彩信。

    发送彩信的人,用素妍的手机,给他发了一张照片。背景是大片大片的培育玫瑰,碧绿的茎叶、鲜红的玫瑰,而尖刺丛生的玫瑰花中央,躺着一个熟悉的人影!

    素妍侧卧在玫瑰之中,似乎仍然在昏迷状态下。她的双眼紧闭,黑色的长发散落,脸颊上还带着玫瑰刺划伤的细小血口。虽然现在没被捆绑着,可身上的勒痕却依稀可见,两只手被花丛所掩映着,看不见手掌,只有手腕的痕迹明显。

    都敏俊一刻也不敢耽误,也顾不上理会发信人的意图。——即使这是一个火坑,他也只能跳了。事关素妍,即使赌上自己的性命,也不能这样坐视不管!

    将李载京的办公室,恢复成他没来过时的样子。都敏俊很快找到了短信所指示的地方,发现了一间花卉温室,而且温室内外,既没有人守卫者,也没有看见李载京。

    一走进温室里,彩信里的场景便还原于眼前。

    都敏俊连这几步路都不走了,直接瞬移过去,将素妍从玫瑰花丛中抱起,小心的抚摸着她脸颊和脖颈上的细碎伤痕,仿佛在心里划了许多道口子一般。

    “素妍,素妍……素妍,你醒醒!”都敏俊小心翼翼的拍了拍她的脸,目光焦灼的看着她。

    虽然心跳和脉搏都还正常,可她的体温,却异常的低下。

    ——这里,分明是一处温室。里面的温度暖融融的,与外面的肃杀大为不同。

    而且这样迟迟不醒,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都敏俊正打算给她仔细检查一遍,素妍的睫毛忽然动了动,好像要睁开眼睛的样子。这下子,都敏俊连呼吸都不太敢了,只紧张的看着她的表情,分毫都不敢移开视线。

    在他的屏息期待中,素妍终于睁开了眼睛。然而看向他的眼神,却藏着一丝狡诈,和无穷无尽的冰冷漠然。

    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冰冷而尖锐的刀刃,毫不留情的刺入了他的腹部。

    都敏俊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低头看向自己的腹部。一双素白好看的手,正优雅而残忍的抓着一把水果刀,深深的将刀刃捅进去,只有刀柄留在了外面。

    而她握着刀的左手,无名指上恰好带着一枚戒指。

    暗金色。钉子形状。

    随着“素妍”抽出刀刃的动作,滚烫的血液,汹涌的流出他的腹部,染红了一大片衣服。气血的流水,不可避免的带来了脱力,然而看着“素妍”陌生无比的笑容,都敏俊却微笑了起来。

    “还好,你不是你。”这样说着,他瞬间冻结住了时间,也冻结住了这个赝品“素妍”听到这话时不解的神情。

    ……会被冻结在原来时空中的人,又怎么会是你呢,素妍?

    可是都敏俊自己的时间,却从来不会被自己冻结。他被刺伤的创口,依然汩汩的向外流淌着鲜血,丝毫不见有停歇的意思。

    可他不在意这一点,只带着这样温柔而沉溺的笑容,小心翼翼的拿走素妍手中的刀子,摘下那枚碍眼的戒指。

    ——他的素妍手上,怎么可以带着别人的戒指?

    或许是因为失去了戒指的压制,原本冻结住的素妍的身体,这会儿,又有了复苏的倾向。

    素妍沾满鲜血的手指动了动,脸上的表情也变得灵动起来。只是她刚恢复意识,眼前的场景便让她吓了一跳:“都敏俊xi!怎么会这样!”

    “我们走。”都敏俊却没和她多解释,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带着两个人回到了公寓。

    作者有话要说:二。

    看来第三更实现不了了……嘤嘤嘤,补榜单太痛苦鸟,我明天早上再起来写下一章……

正文 第六十七个记录

    都敏俊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瞬移回到了公寓。

    着陆点就在客厅的地板上;他甚至来不及调整姿势,两个人几乎是一齐摔到了地板上。

    尤其都敏俊还受着伤;被手捂住的伤口处,鲜血不断渗透了指缝,滴滴答答的落在白色的瓷砖上;显得格外的触目惊心。

    素妍看着刺目的红色,大脑里瞬间就空白了,手脚都无措起来。好在思绪混乱之间;她还记得要替都敏俊包扎;跌跌撞撞的站起来;去找他们家的医药箱。

    衣物早就被血糊成了一块;根本判断不出来伤口的位置。

    素妍想要掀开衣服;却又怕牵扯到了都敏俊的伤口,干脆取来了干净的剪刀,用医用酒精一淋,放在火上灼烧消毒。她避开血迹的中心,小心翼翼的剪开都敏俊的上衣,露出他巧克力色的八块腹肌。

    然而这个时候,根本来不及去想其他,素妍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伤口处。但她从来不是学医出身,又基本没遇见过这种严重的外伤,即使有一点儿急救的常识,可真正发生在眼前的时候,还是不知道从哪下手,紧张得手都在抖了。

    好在都敏俊虽然因为失血脱力,却仍然保留着意识,也有说话的力气。

    他躺在地上,忍受着腹部的疼痛,尽量轻柔的安抚和指导着素妍的动作:“你先用东西,将我的脚垫高一点儿……”

    听到都敏俊的指令,素妍像是瞬间就找到了主心骨一样,很快镇定了下来。

    她照着都敏俊的指导,替他小心的清洁了伤口,并用纱布一重重的将伤口裹起来。一直到纱布不再有血迹渗出,她才稍稍的安下心来。

    然而转念回想,虽然戒指在控制住她以后,她就失去了意识,可是那时候的记忆却还残留在脑海里。一想起,是“自己”亲手握着刀刃,将它刺入了都敏俊的身体里,她就忍不住面色发白。

    素妍垂着头,紧咬着唇,将自己的眼泪逼回去。

    都敏俊还在这里看着,总不能自己还没照顾到他,反倒要他来安慰自己的道理。

    好在外星人的体质比人类强上许多,在地上躺了一会儿,都敏俊缓了缓神,让素妍将他扶到楼上的卧室去。

    可是到底是泄露了端倪,都敏俊半躺在了床上,目光胶着在素妍的脸上,看得她有点儿心虚的摸摸脸:“我……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么?”

    都敏俊轻轻的摇了摇头,脸上带了点儿温柔的笑意:“你现在……好像一只小兔子。我最近在看的书里,主角就是一只陶瓷兔子呢。”

    “……什么啊!”素妍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却弄得更红了,“我……我去擦地板了!”

    说着,素妍几乎逃跑一般的离开,拿了抹布,仔仔细细的擦掉残留在地板上的血迹。

    都敏俊一句责怪的话也没有,可她却没办法不自责。

    脑海里一浮现出“自己”手染鲜血的模样,素妍就觉得一阵恐怖和后怕。

    刚做完清洁,公寓的门铃响了。

    素妍也已经换过衣服了,身上并没有什么不妥,便走过去打开门,发现检察官刘硕和朴警官正站在外面。

    看见素妍,门外的两人也有些讶异。

    “这个,好像是都敏俊的公寓吧?”朴警官有点儿狐疑的打量着她,“我记得我上次还来过的,应该没记错吧?”

    “这里确实是的。”素妍皱了皱眉,感觉到这人身上的态度并不友善,便堵在了门口,并没有放人进去的意图。

    检察官刘硕礼貌的开口:“江素妍小姐,你好。请问一下,都敏俊在家么?”

    “你们找他有什么事情么?”素妍反问道。

    “事情关系到韩宥拉的案子,并不能随意透露。如果可以的话,我们想当面和都敏俊谈谈。”刘硕的态度仍然很温和。

    “韩宥拉的案子,为什么又牵扯到他了?”素妍还是不肯松口,“如果跟他都有关系的话,那么和我不是也应该有关么?毕竟,我当初还提供过证词。”

    “江素妍xi,你就不要再胡搅蛮缠了。”朴警官的脾气可没这么好,“都敏俊现在可是最大嫌疑人,如果你硬要搀和进来的话,警方可以怀疑你故意包庇和作伪证的。”

    素妍的眉头拧得更紧了:“最大嫌疑人?你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