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星星的你]静止的一分钟》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来自星星的你]静止的一分钟- 第3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江素妍回过神来,有些无语的看着她。

    “啊,别这样看着我嘛!又不是每个人的公选学分都修满了。”朱敏娜撒娇道,“而且这门课还要写论文,你知道我是最不擅长的啦,行行好帮我去上课吧!我请你喝下午茶怎么样?走啦走啦!”

    江素妍一直都拿她很没有办法,敏娜磨人的功夫可一向是惊人的。她只最后看了那玉簪一眼,便被朱敏娜拖着走出了博物馆。

 第五个记录

    “素妍,我的课表出来了!”朱敏娜扬了扬手中的课程表,拍到了江素妍的面前,“看,就是这门课!”

    江素妍将手边的笔记本电脑挪开了一点儿,顺着朱敏娜的手指看过去:“性学与爱情心理学……都敏俊……好像以前没见过这个名字,是新来的大学讲师么?”

    “不知道哦!”朱敏娜当时只觉得课程名有些意思,就随随便便的勾选了,哪里注意过是谁教的?对她来说,只要能把学分修满,就应该谢天谢地了。

    “上课时间……今天下午就要上课啊?!你现在才给我?”

    “嘿嘿,之前差点儿忘记了嘛。”朱敏娜目光一晃,瞟到了江素妍的电脑桌面上,“咦?你的论文难道想写古代饰品么?唔……我看看,是四百年前朝鲜时代的东西啊……”

    电脑屏幕上,正显示着之前素妍见到的那只玉簪,底下还有两行注释:

    【折枝发簪,是重要的民俗资料,正式名称是水晶竹节发簪,将水晶打磨成如同翠竹桩般做簪头,簪赶的部分卷了铜片镶嵌,原本那部分也应该是水晶,但不知出自什么原因,折断不见了。

    制作年份大概推测为1600年代初期,对发簪的主人,知之甚少,作为参考,这房间内所展示的所有物品,我校建校1914年,有位匿名的保险家捐了出来,当中有许多富有意义和贵重的资料,虽千方百计寻找捐献者,但始终没能找到。】

    “那个不是的啦,只是私人兴趣罢了。”江素妍有些敏感的合上电脑。

    “除了灵异现象,你还有其他的兴趣啊?”朱敏娜挤眉弄眼的揶揄道,“不过这东西好像没什么名气啊,普普通通的样子,你到底看上它哪儿了?难道是什么巫术的道具?撒点血上面能召唤出亡灵?”

    “你在胡说什么啊?”素妍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她。

    “切,你心里肯定又开始鄙视我了……算了,不跟你讲了,我待会还有个约会呢!”朱敏娜掏出小镜子,补了补唇彩,抛着媚眼,一个飞吻送给素妍,“理论课程就交给你了,我要打扮得美美的,去实践一下所谓的爱情了……”

    ……爱情这种东西,就是每天换一个帅哥约会么?

    虽然只是一门可有可无的公选课,尤其还是别人的课,江素妍还是提前准备了一下。

    中午简单的解决掉午餐,又去图书馆借了相关的参考书,离上课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江素妍就已经到了教室,选了第三排靠中间走廊的位置。

    ——离得太近,会有些影响黑板的视角。但太远,又不利于随时向老师提问。

    不过……教室可真空旷啊……

    选修课而已,大家好像都没怎么放在心上,只有寥寥只有没什么事的,才到了教室。而且即使是来了,也是猫在最后几排的角落里,而且还是双双对对的。相比之下,端端正正坐在前排,只孤零零一个人的江素妍,真是要多突兀有多突兀。

    她倒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但是今天,江素妍其实是替别人上课的,结果还弄这么显眼,让她忍不住的心虚起来。

    以前考试的时候也是,明明是敏娜一直偷看她的答案,她却比作弊者本人来得还要紧张。

    弄虚作假这种事情,实在不太适合她这么较真的人啊……

    随着上课时间的临近,教室里的人才逐渐多了起来,这让江素妍稍稍松了口气。

    当上课铃敲响的时候,深灰色西装的讲师款款而入,踏上了讲台:“各位同学们好,今天你们上的这门课程,叫做《性学与爱情心理学》。我是担任这门课的讲师,姓都,你们可以叫我都教授。”

    讲台上的人,比所有人想象中的还要年轻。

    更别提,他还有一张堪比明星的俊逸面庞。

    他才刚开口说话,底下的女孩子就已经讨论起来,整个课堂顿时有了沸腾的倾向。

    然而都敏俊不带感情的眼神一扫,语气平淡:“在我的课堂上,你们可以睡觉,但却不能说话,不能打扰到其他听课的同学。如果有不遵守纪律的同学,我会记住你们的名字,希望到时候结课的时候,你们不要来问我为什么不及格。”

    话音一落,教室里顿时一片沉寂。

    而江素妍的眼睛,却变得越发明亮,好像捕获到了追逐已久的猎物。

    “现在,我们开始上课。”都敏俊翻开讲义,却没有看上面的内容,直接流利的开口,“奥地利心理学家弗洛伊德认为,性本能是一切本能中最基本的内容,爱情不过是性本能的一种表达或升华……”

    “……所有的恋爱,无论外表是如何神圣、灵妙,实则,它的根本只是存在于性本能之中,那是公认的,带有特殊使命的性本能。而这种特殊使命,则是种族的繁衍……”

    江素妍举起手。

    都敏俊的目光看过来,微微颔首:“这位同学,你有什么问题么?”

    “都教授,”江素妍施施然的站起来,目光直视着都敏俊,“按照您的观点,没有性的需求,就没有爱情么?那么,你是怎么看待柏拉图这个问题的?”

    “柏拉图,只存在于人类的臆想之中,现实生活里是不可能真正存在的。”

    “都教授,您是怎样肯定这一点的呢?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规定过,爱情只有一种形式。有的人或许因性而爱;但也有人相隔两地,即使不能见面也仍然相爱;更有人生死不移,即使与爱人阴阳永别,也从未停止过思念。在您的眼里,这样的感情,难道就不是爱情了么?”江素妍吐字清晰,条理分明的辩驳着,“都教授所提出的爱情观,是否太过狭隘了呢?我想请问一下,您有过爱情么?”

    “没有。”都敏俊淡淡道,“人类的爱情,只不过源于生理的错觉,我无法否认所谓爱情的存在,但我觉得,你所讲述的这些,更多的是人类基于现实基础的幻想,而这种幻想,欺骗了他们的大脑,让他们以为这就是爱情……”

    最后,都敏俊总结道:“真正理性的人,是不会被爱情这种东西所欺骗的。——这位同学,你还有什么问题么?”

    “嗯……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江素妍笑吟吟的开口,“都教授,您相信命运么?”

    “这和我们今天的课程,有任何的联系么?”

    “有联系的。”江素妍一字一句的解释道,“我在这里,遇见了你。这,就是命运。”

    教室里一片哗然。就连都敏俊,他的眼神好像也在说——你这是在调戏我?

    可只有素妍自己知道,这并不是一句玩笑话。她比任何人,都还要当真。

    ——如果有必要相遇就终究会遇到,如果遇不到就说明我们之间没必要遇到。无论是否情愿,该发生的事情终究会发生,地球人把这种事称之为命运。

    好久不见,玄医师。

    或者说,都敏俊教授。

 第六个记录

    “哇!素妍!我听说你替我去上的那门课,有人当堂对教授表白了!是不是真的啊?你当时肯定在的吧?快给我讲讲……”

    “表什么白啊?”江素妍有点儿茫然,“没有啊……”

    “啊啊啊肿么可能没有,他们都传得有鼻子有眼的……那个女生好像是说,说什么‘你是我的命运’之类的……”朱敏娜激动的抱住素妍的胳膊,一个劲的摇动着,“快点说嘛!那个时候情况到底是什么样的啊?”

    “什么你是我的命运啊……”素妍简直就无语了,她大概猜到这个传说中的表白帝是谁了,“我哪有说过这句话……”

    “怎么可能没有,传得有鼻子有……”朱敏娜突然一怔,扭过头来,恶狠狠的看着她,“你说什么?!”

    “……”她收回那句话还来得及么?

    “你的胆子,真的太大了!”朱敏娜一脸严肃的看着素妍,“我没有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

    “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

    朱敏娜重重的拍在她的肩膀上,打断她的话:“干得好!勇敢的去追逐你的幸福吧!——不过下一次上课,一定记得把我捎上!”

    “……呃,好。”

    ——问题是,这好像原本就是敏娜自己的课吧?

    朱敏娜果真是风一样的女纸,完全让人摸不着头脑。前一秒还在八卦着好友的“恋情”,后一秒得到了承诺,就安安心心坐下来刷sns。

    “咦?千颂伊居然发状态了?”

    颂伊姐么?听到这个颇为熟悉的名字,素妍不由得升起不妙的预感。

    “疲惫的一天,一杯甜甜的摩卡最棒了,我想我能理解,文益渐老师为何要藏着摩卡种子了,文益渐老师,thankyou。”朱敏娜一字一句的念出来,“——素妍啊,摩卡种子是怎么一回事啊?为什么底下的评论都好像在骂她?”

    “……不是摩卡种子,是棉花种子。”江素妍无力扶额。

    “可是总觉得摩卡种子更带感呢!你不觉得这样很有意思么?”朱敏娜扫见一旁的咖啡杯,狡黠一笑,一只手拿过杯子贴在脸颊上,另一只手高高举起手机,“咔嚓”一声,然后迅速编辑起状态来。

    “叮——”素妍放在一旁的手机亮起,sns的特别关注里蹦出一条状态:

    【疲惫的一天,一杯甜甜的摩卡最棒了,我想我能理解,文益渐老师为何要藏着摩卡种子了,文益渐老师,thankyou。千颂伊。】

    上面的配图,正是自家蠢萌的闺蜜。

    “别闹了,好么?”素妍哭笑不得的正要锁屏,手机却突兀的震动了起来。

    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素妍怔了一会儿,才有点儿恍惚的接通了电话:“喂,父亲……嗯,晚上没事……一起吃饭?……好,我明白了……”

    挂了电话,朱敏娜的小眼神飘过来:“你爸爸约你吃饭?”

    “嗯,是啊。”素妍的语气淡淡的,表情却不由自主的温柔起来,在浅金色阳光的映照下,流泻出丝丝缕缕的幸福来。

    “哎,看来我晚上只能一个人吃饭了……”朱敏娜知道,素妍的父母一直在忙公司的事情,家人很少会聚到一起,所以也很替她感到开心。不过心里这么想着,面上却装出一副深闺怨妇的模样来,手上更是开始编辑短信,挑选着陪吃陪喝陪玩的优秀预备役。

    因为父亲的邀约,素妍接下来的时间里,都觉得十分愉快。临近四点的时候,她向仁川大学的学生服务系统里,投递了一份助教申请,便收拾好东西,准备赴约。

    陪同司机一起来接她的,是父亲的秘书,和她倒也有几分相熟。

    一见到素妍,秘书随口道:“大小姐怎么没打扮得漂亮点?”

    “嗯?”素妍略带迷惑的看向后视镜里的人,“不是和父亲吃饭么?难道是什么很正式的场合?”

    “那倒不是。”秘书摇了摇头,只是笑笑,“也没什么,这样也很好的。”

    素妍微微皱眉,却没有多问,只是在见到饭店规格时,心里越发觉得蹊跷。

    ——按照父亲的话,只不过是私人的简单的聚餐,至于用到这种星级饭店么?在她看来,简简单单的在家里吃一顿,即使只是保姆阿姨做的饭,那也是极好的。

    等到她推开包厢大门,看见里面的男人,一颗心直直的沉了下去。

    ——李载京。

    “素妍?你怎么也来了?”对于她的出现,李载京似乎也有些意外,侧目看向江父。

    “是我叫她来的。”江父缓缓放下手中的红酒,并没有看向素妍,反而先跟李载京解释道,“eland集团的公子不是要结婚了么?那天我没什么空,就想让素妍代我去一下。正好载京你不是也收到了邀请?我想请你照看一下这个丫头。——你知道的,她一直都只喜欢读书,又不爱出门,我想让她多见见世面,多认识些人。”

    除了一开始有些小惊讶,李载京很快恢复了原本绅士温和的表情:“江伯父说的是,女孩子是该多接触一点人,而且婚礼是在游轮上举行的,会邀请很多名流明星,想必是很精彩的。”

    “嗯嗯,还是载京知道得多。”江父爽朗的笑了两声,转而看向门口的素妍,“你怎么还站在那儿?见到载京,也不知道叫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