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星星的你]静止的一分钟》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来自星星的你]静止的一分钟- 第2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牧四兀 

    另一个附和着:“谁让她以前那么嚣张?对着我们这些小艺人吆五喝六的,上回在化妆间遇见她,还被臭骂了一顿呢!这回,她可真是遭报应了,把韩宥拉逼死了,这种形象,谁肯让她代言哟?笑死人了!她的合约最近好像到期了哦?不知道安代表还肯不肯签她呢……”

    ——只是这个小明星之所以被骂,是因为背后说刘世美的坏话。这一点,却是没人知道的。

    刘世美侧着耳朵,听了半饷,终究是没有出声。

    这个圈子里,最重要的是明哲保身。就算你什么都没做,都有一堆人会争抢着来踩你,自保尚且不及,又哪里顾得上替别人出头呢?再说了,这个世界上,犯口舌的小人永远不缺,就算争了,也改变不了什么……

    刘世美垂下眼眸,睫毛覆盖住她变幻的神情。

    好一会儿,她才继续手中的动作,却发现梳妆台上,似乎多了点什么。

    ……一枚,戒指?

    似乎并不算十分昂贵,只造型特别,像是一颗盘旋的钉子罢了。在她印象里,好像在哪儿见到过?

    刘世美疑惑的伸出手去,拿在手上把玩着。也不知是怎么了,这枚戒指,原不是她喜欢的风格,然而她越看,却越觉得它有一种不可捉摸的魅力。

    只是以她的一贯的造型,并不适合将它呆在手里,偏又十分喜欢,拿在手上,都忍不住放手了。

    想了一会儿,刘世美从自己的首饰盒里,翻出一条素净的银链子,将钉子状的戒指当作了吊坠,系在脖子里。

    轻轻一抖,戒指便滑进了衣领,被衣服给盖住了,几乎谁都看不出来。

    可,分明被遮盖住了,刘世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却恍然觉得,多出一分难以捉摸的气质来……

    耳边仿佛能够听到魔镜的赞美:这个世界上……最美的人就是你了……鲜花掌声是你的,广告合约是你的,电视女主角是你的,韩流巨星、国民女神……同样是你的……

    一丝若有似无的黑气,顺着她的脖颈,沿着光滑白皙的皮肤,一寸寸的覆盖上去。宛如吐信的黑色细蛇,悄无声息的隐没在她的发丝间,渗透进她的耳朵和脑海里。

    过了许久,刘世美好像从迷梦中突然惊醒,脸上还带着怔忪的神色。她看了一眼手表,才发现她竟然发了半个小时的呆!还是对着镜子里的自己!

    这一点,让刘世美觉得颇为羞赧,又有些疑惑。——她似乎,并不是这么自恋的人啊?

    ……或者说,当身旁永远有一个太阳的时候,微小的星辰,又怎么能够发出光芒?习惯了太久,被遮住光芒的生活,突然从这种压力中解脱出来,刘世美反而有些不太适应了。

    晚上的时候,刘世美准点赴约,见到了如今失意的千颂伊。

    褪去了国民女神的光环,千颂伊的容色都失却了很多,整个人看起来,便隐约觉出一股落寞的味道来。果然,一杯烧酒下肚,千颂伊带着自嘲的神色,开始对刘世美倾诉起来:“你知道么?今天我跑了十七家广告商,十七家……原本都是我代言的产品,却一个一个的给我拖延敷衍,就想让我知难而退……真是可笑啊,我是谁?我可是千颂伊呢……他们以为他们是什么玩意?不想让我拍,我还不想拍了呢!到时候,有他们后悔的时候……”

    ——在我看来,可笑的人,是你呢……

    “……我其实知道,我只是在逞强而已,可是,我千颂伊,怎么能被别人抛弃呢?唯一不想被别人抛弃的方法,就是在别人开口以前,先一步的抛弃他们!呵呵……呵呵……”千颂伊面上的自嘲越发明显起来,夹杂着一丝痛苦,“我知道,自己太骄傲了……骄傲得连这一点都不肯退让,根本不愿意和他们低下头颅……这样不好,我知道……可我现在,就只剩下这一丝骄傲了……”

    ——这样自怨自怜的你,又怎么知道,这圈子的大多数人,其实都是奴颜卑膝的呢?为了一个角色,一句台词,她们前赴后继的争抢着,将头颅低到了尘埃里,任人肆意践踏……这样的你,这样高高在上的你,又有什么资格抱怨呢?

    心里不断涌现出这样的声音,让刘世美既觉得快意,又觉得惶恐。

    刘世美一边告诉自己,千颂伊是她的朋友,是她一直以来最好的朋友……可心里和耳边,却有一个声音,不断的重复着:“可是对千颂伊来说,你只不过是一个永远的配角,一个被施舍的对象,永远只能站在她的身后,衬托她的光芒万丈而已,也衬托她的善良大方……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的,广告和主角都是她的,辉京也是她的……她像牵着一条狗一般,将枷锁牢牢的栓在了你最爱的辉京的脖子上呢……”

    刘世美狠狠的摇了摇头,想要将这个念头甩掉。

    可它仿佛扎根的野草,只需要一滴雨露,一点阳光,都可以疯狂的肆意生长。

    幸而,千颂伊此时,仍然沉浸在自己的痛苦里,根本没有注意到刘世美的不妥。

    这个时候,刘世美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中断了千颂伊的话。

    刘世美接起电话,没想到另一端,竟然是那个一直很势利眼、见风使舵的导演打过来的:“世美啊,你也知道现在的情况,我们的片子,如果还让千颂伊做主角的话,一定会一败涂地,被观众们骂道死的呢……所以,我们想了想,决定改掉女主角的戏份,让女二翻身上位,你觉得怎么样呢?有时间的话,你就过来一趟吧……”

    ……这怎么可以呢?这部片子的女主角,原本是千颂伊的啊!

    刘世美简直被震惊了,而此时此刻,千颂伊正坐在自己的对面,有些疑惑有些好奇的看着自己。

    她蹭的一下站起来,原本是想要拒绝的,话却仿佛堵在了喉咙里,怎么都说不出来。

    她睁大了眼睛,明明是接着电话,目光却一直落在对面的千颂伊身上。而耳边的声音,连绵不断的融入她的脑海里,好像是一滴墨汁,滴入了一杯清水,缓缓的扩散开来……

    ——刘世美,你太天真了……娱乐圈这种地方,本就是成王败寇,你根本没有必要心虚的……这个角色,就算不是你的,也会是别人的。千颂伊失去的,永远都找不回来了……你所要做的,就是接过这一切,让曾经是主角的她,变成你的配角,好好的在这里看着,你是怎么样一步步登上顶峰,光芒万丈的……

    这个声音,不断的重复着,混杂着手机听筒的声音:“刘世美xi?刘世美,你有在听么?!”

    “啊!”刘世美好像从噩梦里惊醒,浑身都是冷汗,脸色颇有些难看。

    然后,她听见自己说:“好的,我知道了,我会尽快过去一趟的。”

    电话被挂断的时候,刘世美都不敢相信,她刚才做了什么……

    这个时候,偏偏千颂伊又关切的询问道:“你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刚才是谁打来的电话?”

    刘世美看着她,脑海一片空白,却不由自主的撒着谎:“抱歉啊,颂伊……我妈……我妈妈扭伤了脚,我得马上回去看看!”

    “啊!”千颂伊也紧张起来,“那你赶快回去啊!”

    刘世美根本不敢看千颂伊的眼睛,飞一般的离开了……

 第四十八个记录

    一进门;素妍一边换鞋,一边有些疑惑的回头看了看门外。

    “素妍,怎么了?”正在客厅摆弄花瓶的敏娜,很快注意到素妍奇怪的举动;“门外有什么么?”

    “……没。”素妍摇了摇头,眉间却有轻微的皱痕;神色间带着一抹若有所思。

    刚刚从警察局,一路回敏娜家的时候,她总觉得,背后好像有什么人窥探她。可是每每转头,却什么都没看见。

    ——是错觉么?

    素妍走到客厅,看到客厅桌几上的古董花瓶;额头三条黑线就下来了:“……敏娜,你折腾他做什么?”

    “花瓶不就是用来插花的么?”朱敏娜蹲在桌几旁,兴致勃勃的试验着自己的花艺技能,脚边的地上,摆满了各式各样尤带露水的花枝,“这只花瓶挺有味道的,你在哪儿买到的?改天我也去淘一个……”

    “这个,恐怕不是随便能买到的……”素妍眼神往上飘了飘,落在了李韩京的身上。

    花瓶里满满的都是鲜花,将李韩京的飘渺的下半身都给淹没了,他看起来,就像站在一丛深深的花海里,表情特别无奈的告状道:“她摆弄这些东西,已经一两个小时了。”

    素妍抿着嘴憋住笑意,好一会儿,才上前制止朱敏娜突发的文艺行为:“敏娜,这种古风花瓶,不是拿来做插花的……”

    “哎?是么?”朱敏娜退后了两步,表情严肃的看了许久,“……难怪我觉得怎么看怎么不和谐。”

    ——其实朱敏娜挺喜欢这种花团锦簇的东西,不管和不和谐。不过依照“素妍说的都是对的,就算不对那也是对的”的原则,她毫无节操的抛弃了自己原有的审美观。

    “最好不要插得太满,有的时候,一支就够了……”素妍将花瓶里的花全都拔了出来,搁在一边,又挑选了一枝长茎的腊梅,斜斜的放入瓶中,“这样,是不是好多了?”

    那顶端的一朵嫩黄色,恰恰落在了李韩京的耳畔,好像在他发间簪上了一朵小黄花。可惜这样的恶趣味,只有素妍一个人能够享受。就算是李韩京,也还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全然没察觉到这一点。

    朱敏娜端详了一会儿,深沉的点了点头:“果然好多了。”

    然后下一秒,她又活蹦乱跳的收拾起地上的没用了的花枝:“我把地上整理一下,插到别人家的门口去……”

    眼看着朱敏娜被支开了,素妍原本轻松的表情,很快沉了下来:“韩京哥哥,出大事了。”

    “怎么了,难道载京他……有什么问题?”李韩京的心提了起来。

    “李载京,暂时判断不出什么。不过,现在的问题比这个严重多了……”素妍又感觉到那种凝视感,她心生警惕的看了看四周,放低了声音,“李载京的那枚戒指……被人偷了。”

    “怎么会!”李韩京的脸上也凝重了许多。

    “装在戒指盒里,对方可能以为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吧。”素妍回忆着当时的场景,“似乎是个惯偷。遇见他的时候,还有个人在追他,然后我就被他差点儿给撞了一下。可能就是在那个时候,被拿走的。——韩京哥哥,拿走那枚戒指的人,会变成什么样子?也会像李载京那样,动辄要人性命么?”

    “因人而异吧。”李韩京默了一下,才继续道,“它最喜欢做的事情,其实并不是控制人,而是挖掘人的阴暗面,引导人的恶行。它总是轻易就能抓住人心的裂缝,然后撕开一张大网……不过,到最后,恐怕还是会伤及人命。毕竟,亡者的灵魂,是它觉得最可口的点心。如果得到它的就是那个小偷,很可能小偷的偷盗行为会变本加厉,从小偷小摸,到抢劫砸店,最后杀人越货,潜移默化的影响下,人的心灵会变得越来越扭曲……”

    “这么说起来……”素妍想到李载京丧心病狂的行为,“李载京,为了成为s&c的继承人,本来就有过除掉你的念头?”

    ——人艰不拆!

    大约意识到自己话说太快,素妍连忙转移话题:“丢了以后,该怎么找回来?你跟它相处了那么久,应该有办法的吧?”

    李韩京默默的注视着她:“我只是束缚了它三年,又不是它的共生体……是没有心电感应这种东西的。说起来,你或许是唯一能够找到它的人。”

    “……可这样,不是相当于大海捞针?”素妍皱起了鼻子,虽然她的警戒范围比较大,可也就大约几米的直径。首尔那么多人,她难道要像刷怪一样刷过去?!可怪还不会到处移动呢!

    “或许,能够缩小一下怀疑范围?”李韩京建议道。

    “……李载京。”素妍看他一眼。

    “呃,拘留所?没准一个失手,那个小偷就被捉住了?”说着说着,李韩京自己都觉得不靠谱了。好吧,他果然出了一个馊主意。

    然而素妍,却又打开了另一个思维。

    她提李载京之前,倒也不算很认真,只不过提到怀疑,她也想不出其他人了。可说出这个名字之后,素妍倒是真的觉得有些可疑了。

    她之所以会在那儿被偷,不正是因为,李载京约了她去那么?

    素妍咬了咬唇,抽出一张白纸来,拿原子笔涂涂画画了好一会儿,然后举起来给李韩京看:“这个人,你认识么?”

    李韩京:“……你从来不上美术课的吧?”

    “……唯一挂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