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星星的你]静止的一分钟》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来自星星的你]静止的一分钟- 第25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你!”才几个小时不见,这丫头就变得这样子不识好歹,都敏俊心头发闷,“李载京现在在里面,你还要进去么?”

    “我又没做错过什么事,为什么要躲着他?”素妍从来不觉得,退让是解决问题的好方法,“再说了,我本来就是来找他的。”

    都敏俊皱着眉头,抓着她的胳膊,不让她进门:“你好端端,又跑来招惹他干嘛?”

    “不过一个邀请,一个赴约,又算得上什么招惹呢?”素妍听不惯他的阻拦,都敏俊无非是觉得她麻烦,不想成天见的护着她……可她,也没求着都敏俊做这个护花使者,不带这么干扰她正常“社交”的!

    都敏俊一时词穷,直接就耍起了无赖,偏不让她再往前一步:“不管李载京还有没有威胁,总之,我不会让你和他碰面的。”

    素妍眼里还蒙着一层雾气,看着让人心都软了:“都敏俊,你有什么资格,阻拦我的决定?”

    都敏俊一怔。

    “你告诉我呀,你拿什么来阻止我?”素妍倒也不坚持闯进去了,李载京什么暂且扔到了一边,“若是我的男朋友,他拦着我和另一个男人约会,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可你,又有什么资格呢?”

    素妍的委屈憋了一晚上,一直被都敏俊那句似是而非的话折磨而怀疑着。一会儿宁愿相信他只是随口一说,一会儿又觉得他是暗暗敲打着自己,让自己不要再痴心妄想。

    素妍知道,有些事情,一旦捅破,或许再也没有挽回的机会,也不可能再欺骗自己了……毕竟,她也是有自尊心的。她可以倒追一个男人,却没有办法接受这种若即若离的态度。若是接纳,那就说清楚。若只是暧昧,不愿再进一步,那也……应当说清楚的。

    可面对她的逼问,都敏俊却只有……沉默。

    素妍的心慢慢的沉下去,她知道自己有些发疯,可又忍不住失态这么一次,只为一个确切的答案。

    而现在,她已经明白了。

    彻彻底底的,明白了。

 第四十六个记录

    “素妍……你怎么没进来?”李载京也已经看见了她,却发现她被拦在了外面;所以出来解围。

    然而看清纠缠着素妍的人;他又不由得有些迷惑:“呃,这位不是……——你也约了他么?”

    后面那句话;是询问江素妍的。

    “没有。”有了第三方的插手;素妍很轻易的,就从都敏俊手里,拽出了自己的胳膊;“载京哥;我们进去吧。”

    都敏俊黑着脸;充满警惕的打量着李载京。

    大概是第一眼看到;就觉得李载京不是什么好人。即使知道他现在失忆了,也看见了这副纯良的模样,都敏俊还是不愿相信,这个人会真的改邪归正——李载京这回约素妍出来,谁知道是为了什么?他和素妍有什么可谈的?

    “好……”李载京一边应和着推开门,一边也同样怪异的扫了一眼都敏俊。

    等李载京和素妍坐定,都敏俊却不回到张律师那儿,反而直接在素妍的身边落了座。

    素妍本是坐在椅子的正中间,身边空余的地方,说宽不宽,说窄不窄。不过都敏俊一个大男人坐下来,虽不能说拥挤,可就正正的靠在她旁边,胳膊挨着胳膊。

    素妍瞪他,想让他自觉一点,却被完全无视了。

    不得已,她只能将自己往里面挪了挪,恨不能紧紧靠着窗子,甚至爬到外面去:“都敏俊xi,你过来是做什么的?”

    李载京看着两人之间诡异的气氛,一时间有些弄不明白,原本狼狈为奸的两个“绑架犯”,为什么突然翻脸了——虽然好像是单方面的翻脸。

    李载京也无奈得很,他指望着都敏俊不会那么厚脸皮,听了素妍的驱赶就会离开……可事实上,都敏俊坐得安稳得很,还装作根本没听见素妍说话。

    看样子,今天是赖在他们这里了。

    李载京心中虽不满,当着外人的面,他有些东西也不好问……可到底,一直以来假面对人、圆滑处世的习惯,还是让李载京打起了圆场:“倒也没什么关系,最近这事……本来就和你们两人都有关系。”

    说着,李载京唤来了服务员:“素妍,以及……这位先生?想喝点什么,尽管随意。”

    说随便,三人便都是随便指了一个。反正没人的心思,会是在喝茶喝咖啡上的。

    李载京润了润喉咙,也拟好了腹稿,替换掉了他原本想问的内容:“说起来,这件事情,或许真是我的过错。今天我调查了一下金城公寓电梯的录像,发现确实是我自己一个人,先过来找你……或者你们的。”

    听到李载京道歉,都敏俊更加觉得糟心了。以他住所的管理监控,竟然也会被人调出电梯录像?是应该说公寓管理不严格呢,还是该说李载京本事太大,即使失忆也毫不含糊呢?

    “很抱歉,令两位感到了困扰。”李载京坐在那儿,鞠了半躬,“父母亲那边,我已经劝说过了,他们已经放弃控告两位绑架,并且不再追究任何的事情了。两位大可放心,不会被这种麻烦事给缠上的。——江家那边的事情,素妍也不必担心,s&c集团这边,暂时还是我负责的,至少和江伯父的合作,我是不会故意中止的。”

    “即使上诉,也不会是你赢。”都敏俊真是一点儿好脸色都没给他,直接冷峻的说道,“还有事情?没事我们可以走了吧?”

    “……”素妍稳坐泰山,靠着窗户,一点儿挪动的意思都没有。

    如果不谈私事,李载京倒是真的没太多可说的话。然而都敏俊在场,李载京又有许多话是不能当着他的面问的。

    这两人之间的气氛,可真叫人头疼的。

    李载京不想和都敏俊杠上,只看能不能绕开他,另约了素妍出来。三个人僵持了这么一会儿,终究是太过尴尬,莫名其妙的就散场了。

    李载京先走一步,剩下都敏俊和素妍大眼对小眼。

    许久,素妍愤懑的扭过头去:“都敏俊xi,还有什么事情么?”

    “咳……”都敏俊虚握着拳头,掩在嘴边清咳一下,“正好我的事情也结束了,既然一起,我直接载你回去吧?”

    “……自行车?”虽然最关键并不是这个,素妍还是没忍住歪楼。

    “不。”都敏俊有些无语的纠正道,“我今天开车过来的。”

    “哦……”素妍长吟一声,“可是我根本不顺路啊。”

    “……”都敏俊看着她,完全不明所以。

    “都敏俊xi今天很早就走了,所以可能不知道。”正好趁着现在,素妍顺便报备一下,“我早上已经收拾好东西,从你的公寓里搬出去了。——哦,因为那只花瓶上附着韩京哥哥的灵魂,所以没办法,我也只能先借走了……想来都敏俊xi也不希望家里有一个隐形人的吧?事过之后,解决了韩京哥哥的问题,我会把花瓶还回来的。万一一直解决不了的话,也会折成市价,当做是从你手上买过来的……”

    素妍这些公事公办、划分得清清楚楚的交代,都敏俊一个字都不在乎。

    他果断打断了她的话:“为什么要搬走?”

    素妍闭了嘴,静静的看着他,目光里有种说不出的意味。许久,她才微微一笑:“为什么……还留在那里呢?当初,难道不是都敏俊xi说过的,一旦我安全了,就应该搬走了?”

    都敏俊给她纠字眼:“我说的是可以,并没有一定。”

    ——应该……和可以,这是两码事。

    素妍已经看不明白,都敏俊到底是什么态度了。说是喜欢,可又明明白白的拒绝过她了,不容她有一丝幻想和侥幸,根本不愿意做她的男朋友。可若说是不喜欢,又为什么愿意收留她,此刻又努力留下她呢?

    “对于我来说,都是一码事。”素妍直视着他的眼睛,眸中波涛翻滚,话语却平静无波,“既然我都安全了,又有什么必要,留在你的给公寓里呢?”

    “可是……”都敏俊拧着眉心,不知道是给她找理由,还是给自己找理由,“李载京到底是真失忆,还是装出来麻痹我和你,这一点都不清楚。万一你落了单,又被他捉到了怎么办?”

    “他若真想对付我,总会有办法的。都教授的公寓又不是铜墙铁壁,您也不可能一直守着我,说到底,我还是只能自己保护自己的……”素妍说得清楚又残忍,“再说了,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什么绝对的安全呢?走在路上会被撞,楼层高了会摔下去,就连吃饭喝水都会噎死。若真要以这种小概率事件,来划分安全的标准,未免也太苛刻了吧?难道我一辈子,都要躲在都教授的羽翼下么?——更何况,您又庇护不了我那么久。”

    ……女人真记仇。

    就那么一句话而已……都敏俊想要反驳,都没了借口,因为他知道,他没办法承诺,也没办法真的一直留在她身边,为她建起一座坚固的城堡。

    “李载京没有失忆,对我来说,就是吃饭噎死的小概率事件。”素妍拎起包,越过都敏俊,“我觉得他是真的失忆,所以,我也觉得自己是安全的……就算门口差点儿被自行车撞了,一来威胁不到性命,二来这只是巧合罢了。我大概只是,最近有点倒霉而已。——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朋友还在等我。”

    素妍离开了好一会儿,张律师才不甘不愿的凑过来:“我……是已经结束的事情?”

    都敏俊:“……”

    张律师继续道:“从这里出发的话,律师事务所和金城公寓也是很顺路的呢……而且我比您还先到……”

    都敏俊:“……”

    张律师瞅了瞅他失落的表情,心里幽幽道:他说什么来着?他就知道,情窦初开的男人,肯定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可以甘心守在一边的……尤其是这种,情窦初开的四百年老处男……

    而另一端,素妍虽然是先离开的那一个,心里同样不好受得很。

    她有点失落的走在路上,周围古典的风景,好像回到了古老的年代。

    素妍突然想起了什么,在身上一摸,心里一个咯噔。

    她怕她不在的时候,有人会动了那枚戒指——尤其敏娜还是个按捺不住好奇心的,所以素妍一直将戒指盒随身携带。

    可是现在……她原先装着戒指盒的口袋,居然空了?!

    素妍回想了一下今天的行程,至少在来学林茶坊前,她可以确定,那枚戒指还在自己身上。

    而之后,在茶坊门口,差点儿被自行车撞了,然后遇上了都敏俊,又跟李载京说了几句不咸不淡的话……

    都敏俊没有理由拿走,李载京今天却根本没碰到过自己……

    难道是……之前那个被追赶的小偷?!逃命的时候,都还不忘记顺手牵羊?!素妍努力回忆着印象中的小偷模样,却只记得一顶压得极低的鸭舌帽,和飞扬而去的莽撞自行车!

    她在警局报了案,心里却不怎么指望那些人的效率。再说了,拿东西落在别人手上,天知道又会掀起什么风浪来!

 第四十七个记录

    “一枚钉子形状的戒指……”听着素妍的描述,负责登记的人皱了皱眉;“还有其他需要补充的么?比如;是白金还是铂金?有没有镶钻?价值多少之类的?”

    这一点,倒是让素妍颇为难办:“……就只是合金而已。”

    虽然上面寄居了一只小鬼;可普通人不碰到它;是不会知道这种事情的。单从外表上来看,不过是一枚比较非主流的个性戒指罢了,值钱?这个到不至于……又并非珠宝名牌;材料上也不见昂贵;给人的感觉;倒像是从路边小摊淘来的。

    “又不是什么值钱东西;有必要找么?”登记人员嘟囔了一句,忽而八卦道,“难道是男朋友的定情信物?这个丢了可不要哟……嘿嘿……”

    “私人原因,没有必要告诉您吧?”素妍已经忍受了很久这人的态度,她想要描述得更详细一点,可明显,人家警局对这种没价值的偷盗案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到了最后,也就嗯嗯哼哼了半天,得出的结论,不过是——若有小偷落网,收缴的战利品里,他们会替她留意一二。

    素妍失望的迈出了警局,浑然不知,她所寻找的东西,已经悄然躺在了别人的梳妆台上。

    “喂……颂伊?”刘世美正上完一个通告,一边在镜子前摘掉赞助的首饰,一边接着千颂伊的电话。“晚上么?嗯……我有空的……好,好,就约在那个地方……到时候见。”

    挂了电话,旁边的两个女明星,正在谈笑的说着八卦:“哎,我听说哦……千颂伊以前的广告商,一个个的宁可违约,也不想再让千颂伊拍了呢!”

    另一个附和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