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星星的你]静止的一分钟》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来自星星的你]静止的一分钟- 第18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江素妍!!!”江父气得大吼她的名字,“——周嫂,给我把她关起来!让她好好反省一晚上!”

    素妍被锁在了自己的房间,手机没收,网线被拔,好像被扔进了一个荒岛。

    自己和父亲的关系,到底是什么时候,恶化到了这个程度呢?

    或许是母亲临死时,自己陪在冰凉的病床边,却接到父亲会议太忙、抽不开身的时候。

    或许是自己住院时,孤零零的看着病房门口,永远只有他的秘书捧着鲜花进来的时候。

    家里永远找不到他的影子。

    在父亲眼中,关系密切的生意伙伴,远比自己的亲生女儿要来得重要。最讽刺的是,他最看重的公司和生意,却并不会因为他的热切而蒸蒸日上。

    虽然素妍从来不触碰企业事务,她却能够隐约的感觉到,父亲的事业是在走下坡路的。

    他变得越来越忙碌,越来越暴躁,最后甚至只能依靠着往日的交情,攀附着s&c集团这棵大树,才能够苟延残喘。李载京好像是父亲不能戒掉的毒|瘾,父亲变得越来越依赖彼此的合作关系,甚至成日里担心,s&c集团会不会在哪一天就抛弃他。

    ……这或许也是,他执意将自己嫁入s&c集团的原因。

    最开始的目标,是长子李韩京。而三年前,李韩京死后,自然而然的转嫁到了次子李载京的身上。

    在父亲偶尔醉酒的时候,素妍不止一次的听见,他嘲笑着梁敏珠的愚蠢,庆幸着李载京的离婚。

    自己在警察局说过的话,在父亲眼中,不仅可能影响到他的生意,更重要的,恐怕是断绝了自己嫁入s&c集团的希望吧?毕竟,再怎么不介意,李家也不可能接受一个,试图将他们的继承人卷入凶杀案的儿媳妇。

    这样也好。

    父亲的美梦,终于该醒了呢。

    然而素妍的夜晚,才刚刚降临。她没有开灯,而是将自己深深的埋入被子里。无论对父亲如何失望,她到底……还是没办法不难过的。

    一个小时后,在江家装过监听器的李载京,风度翩翩的按响了门铃。

    “江伯父,晚上好。”李载京恰到好处的露出苦恼的笑容,转了转手中的戒指,“我是特意来找素妍的。我听说,她好像对我有一些误解,这让我很是苦恼,所以想专程和她解释一下。”

    “都是这孩子耳根子软,又怎么能怪你呢?”江父几乎是受宠若惊的接待了李载京,对于李载京话中隐含的意图,江父更是心情激荡起来,“素妍这会儿正巧在家,我刚刚还给她分析了一番,她大约也知道自己错怪你了,可女孩子脸皮薄,不好意思了,所以正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反省,谁也不肯见呢!”

    说话间,江父眼神示意周嫂,先去偷偷把素妍房门的锁打开。

    “其实也不能怪她。可能她当初和我前妻的关系太好,所以才会对我有这么大的偏见。我自己一直觉得清者自清,时间久了,素妍自然会认清我的为人……没想到,她竟然误会至此……”李载京欲言又止,“我,能去看一下她么?”

    “哎呀,你来了就已经够客气了,自然是这丫头下来亲自给你道歉了!我让人上去叫她!”

    “以我们两家间的关系,不必这么讲究的。”李载京接过了主动权,抬起脚步,径直向着周嫂之前离开的方向走去。

    擦得黑亮的商务皮鞋,踏在了红木地板铺就的台阶上,一步又一步,踏出轻缓而强硬的步伐。

    好像是……一步步,逼近着自己的猎物。

    而这个时候,都敏俊才刚挑好手机,由工作人员帮他上号。

    素妍曾经拨过他的bb机,都敏俊的记忆一向清晰准确,很快就在手机的一号位,存入了这个不久前才见到的号码。

    随后的二号位,才是张律师的。

    想到江素妍最近的状况,都敏俊觉得,还是应该尽快将手机号告诉她。这个念头还没有定下来,倒是手指最先按下了一号键,衬得这个想法反而像是一个借口了。

    “……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sorry,thenumber……”

    ——江素妍的手机,分明在他们分开的时候,还有至少一半的电的。

    难道在家里,也会出事?!

    都敏俊心中一紧,快步迈向了门口,一个开关门的瞬间,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第三十三个记录

    “咚咚咚……”

    不轻不重的叩门声,让江素妍心头一紧。她转过头,刚好看到一团黑雾穿过门板,尾巴留在了门外,脑袋却咧开一张黑洞般的嘴,露出一个恐怖的笑容。

    素妍“蹭”的一下站起来,贴着墙死死的盯住它。

    “素妍,你在么?”门外,李载京极有耐心的询问着,就像是吃掉猎物前的戏耍。

    “嘎嘎嘎……”素妍的紧张,似乎极好的取悦了那团黑雾。它钻过来,又钻出去,乐此不疲的欣赏着素妍变化的表情。

    不过看起来,也不是完全没有束缚的。

    有好几次,它似乎是想完全钻进房里,往素妍所在的方向冲去的。可是每次尾巴刚露出门板,身后拖着的那条白色锁链,就会猛地将它往回一拉,让它不得不郁卒的又缩回去。

    素妍看它一时半会没法靠近,倒是心思活络了一些。

    她环顾四周,抄起床单,打开阳台的落地门。

    外面的院落没有人,阳台的栏杆也是疏落的金属杆。素妍将床单的一角扎扎实实的绑了个结,一边警惕着房门的动静,一边企图顺着床单爬下去。

    她紧紧的揪住床单,才刚翻过阳台,一双手臂已经揽住了她,将她重新带回到房间内:“你干什么?!不知道这样很危险么?!”

    都敏俊的气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素妍有些怔愣的抬起头,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而都敏俊看到她脸上的红印,心头冒出一阵火来:“谁打的?”

    他不由自主的抬起手来,抚上素妍脸颊的动作却极轻,好像害怕弄疼了她一样。

    “我父亲……”素妍面色绯红的退开一小步,感觉在他旁边连呼吸都停止了一样,“我跟检察官说了李载京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会被他知道……然后他就发了很大的火,还把我关在房间里反省……”

    说着说着,她突然想起,李载京还在门外,连忙转过头去,生怕他发现了都敏俊的存在。

    ——咦?

    那团黑雾依然是露了半个脑袋,但却没有之前飘忽不定的状态,而像是镶嵌在门板上的抽象雕塑,一动也不动。

    “都敏俊xi,是什么时候停止时间的?上来前还是上来后?”素妍有点紧张的问,她担心会被那团黑雾给看见。

    “楼下。”都敏俊有些闷闷的回答,他本来是怕素妍摔下来,想先把她定住的。结果好像对不仅没用,连感觉都感觉不到一样,还是继续在翻墙。差点吓了他一跳,这才连忙瞬移到她旁边,将她移开的。

    感觉到素妍对于那边的在意,都敏俊不由得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门外有人?”

    “你看不到么?”素妍睁大了眼睛,走进了一点儿,指着那团黑雾,却不敢真的和它有所接触,“这个……真的看不到?”

    “空气?”这种无法掌握的感觉,让都敏俊有些不太愉快,“还是说……你之前说过,看到的鬼怪?”

    连看不见的东西也能冻住?素妍在惊讶之余,还生出了一股安全感,甚至敢大着胆子,在近在咫尺的地方研究起来。

    ——在没有生命危险的前提下,她的求知欲自然而然就冒了出来。

    素妍拉开门,发现那团黑雾还是定在那里,门板从它的脑袋处穿过,露出门外的李载京。

    真奇怪,似乎在这种情形下,她好像完全感觉不到李载京身上浓烈的黑暗气息。

    这是什么原理呢?难道时间静止的时候,她和都敏俊其实都已经不在原来的次元里了?可是明明又能看到又能摸到,她刚刚还开了门呢!

    不过话说回来……冻结时空又是个什么原理?到底是冻结了周围其他人的时间,还是将自身的时间延长了一分钟?

    当素妍的思维,快像脱缰野马一样奔腾而去的时候,都敏俊开口了:“他是谁?你之前说过的,那个杀人凶手?”

    都敏俊缓缓踱步到她旁边,将李载京的脸牢牢记住。

    此时此刻,李载京还维持着敲门的动作,眼睛睁着,瞳孔里却没有都敏俊的倒影。自负如李载京,他恐怕从没想过,自己会像现在这样,被人像只猴子一样打量。

    不过,李载京也不会知道,自己有过这么丢脸的时刻。

    这么想想,真觉得有点遗憾呢!

    “时间不多了。”都敏俊面无表情的摔上门,好像这样就可以摔到李载京鼻子上一样,“该走了。”

    “嗯?”素妍还没反应过来,都敏俊就已经握住了她的手。下一秒,身边的场景,已经变成了都敏俊公寓的模样。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了,素妍依然觉得很奇妙。

    不过……

    素妍有些后知后觉的发问:“都敏俊xi……你这是,带我私奔么?”

    “……”都敏俊额角抽了抽,瞬移到房间里,抽出纸笔,又瞬移回来。

    他将白纸摊在桌上,捏着全世界都只有三只的手工钢笔,在纸上奋笔疾书起来。

    素妍凑过去,一个字一个字的念出来:“同居协定——那个,都敏俊xi,虽然我确实很喜欢你,但是这种事情我是不会答应的……”

    “同居,取共同居住之意。”都敏俊额头青筋直冒,“你说的意思,是现代人后来加上去的!”

    “可是,都敏俊xi,你现在又不是活在朝鲜时代。”素妍撇了撇嘴给他挑刺,“你要真的按古代意思来,为什么不写汉字非要些韩文呢?你写了韩文,偏偏又说是按照古代书面语的理解……这不是自相矛盾么?”

    都敏俊直接将纸揉成一团,空投进远处的垃圾桶。然后,从纸张的右上方起笔,竖着写下四个汉字,明显是打算按着古代行文方式来……

    ——你一定要证明你不是浮夸的现代人,而是一个老古董么?

    素妍默默的吞下了吐槽的话,她怕自己再说一句,都敏俊会直接换上毛笔和宣纸……

    已经完全被遗忘的江家别墅,时间静止解除后,黑雾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有些傻了眼。它在门板内外上蹿下跳的飞舞着,最后愚蠢的追着自己的尾巴转起圈来,晃得李载京都有些皱眉了。

    “人呢人呢人呢人呢……”乌压压的黑气碎碎念着。

    “什么人?”李载京以极低的声音问道。

    “那个小丫头呀!她好像要翻阳台,然后就不见了!”黑色的脑袋依然愚蠢的追逐着尾巴和尾巴上的锁链,好像咬到尾巴就能找到人一样!

    李载京的头脑还是清楚的,闻言直接一拧手柄,素妍的房门轻而易举的打开了。

    一阵晚风从落地门外吹来,阳台栏杆上的床单在风中舞动着,好像在嘲笑着眼前的人。

 第三十四个记录

    “第一,未经允许,不得踏上二楼;第二,不准大声喧哗,或制造噪音;第三,禁止触碰室内摆设;第四,任何生活用具,使用后必须进行清洁,然后放回原处……”

    密密麻麻的条款列下来,看得素妍简直头皮发麻:“都敏俊xi,你敢更龟毛一些么?”

    都敏俊捏笔的手紧了紧,没说什么,只是挪了挪纸笔的位置,转过身去,用背影遮住她的视线。

    素妍伸了伸脖子,没想到这回都敏俊一直提防着不给看,她有点儿沮丧的自言自语着:“反正最后都是写给我的嘛……”

    话音还没落,都敏俊就将纸倒扣在桌上,站起身,看也不看她一眼的往楼梯走去:“晚安。”

    “……安。”素妍无语的伸长手臂,将纸捞了过来,发现只多了一条,习惯性的就要念出来,“第二十……”

    听见她的声音,都敏俊上楼的速度都快了许多,仿佛身后有什么洪水猛兽在追赶。

    素妍却是住了口,怔怔的看着最后的那行字。

    ——第二十,在找到足够安全的落脚点前,不准找借口告辞。

    素妍会心一笑,仔细将纸折成四折,收到衣服内层的口袋里。

    关上灯,卷起被子,歪倒在沙发上。

    周围一片宁静,素妍的脑子里一片乱糟糟的,关于父亲的、关于李载京的,还有……关于都敏俊的。她就这么睁着眼睛,看着黑暗的天花板,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是没有一点儿睡意。

    窄小的沙发甚至不允许她翻滚,素妍直挺挺的躺了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住掀开被子,去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