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星星的你]静止的一分钟》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来自星星的你]静止的一分钟- 第17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明明警方都还没有断言,对案件进行定性,公众似乎已经认定了韩宥拉是抑郁症自杀,而且她自杀的很大部分原因,是源于千颂伊的欺负和迫害。持着这样观点的人,好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多,好像所有人觉得韩宥拉是千颂伊害死的,简直是触目惊心。

    “……事情发展得也太快了。”素妍打开门内的显示屏,观察着外面的动静,“韩宥拉的死是早上才爆出来的,怎么会这么快引到颂伊姐身上来?那段视频的爆料也太巧了些,网民和记者又都是一群根本不关心真相的人,现在的局面,倒像是被人刻意引导的一样……”

    “你是怀疑……”

    素妍点了点头:“我先问问颂伊姐的情况吧。”

    然而打千颂伊的电话,语音提示里却一直说是关机,根本联系不到她本人的样子。

    “颂伊!千颂伊!”门外忽而传来辉京的声音,以及他大声拍打门板的动静。

    素妍看了一会儿显示屏,发现这只傻狍子,被外面那些人当成了新来的记者,还教导他耐心在外面蹲守,不要急躁。

    她犹豫了一下,询问着都敏俊的意见:“都敏俊xi,我……可以让他进来一下么?”

    都敏俊虽然不太乐意,但是看着她紧张的模样,只能无可无不可的点了点头。

    素妍获得同意,转而拨通了李辉京的电话,小声着告诫着他:“辉京哥,我是素妍。你先不要太激动,不要让周围的记者发现……我现在在颂伊姐的隔壁,就是2302……哎!你淡定一点啊!你现在小心一点过来,最好不要引起他们的注意力……”

    她悄悄的拉开一条门缝,在将李辉京放进来之后,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带上门。

    李辉京手上还拎着炸鸡,看见她很是焦急:“素妍啊,你知不知道颂伊现在的情况?!我听说她今天根本没有出门,这个丫头,手机也不开,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屋里,不知道有多难过吧?!记者都堵在门外,估计也一天没吃饭了……”

    说着说着,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哎?这边的阳台,能不能直接连到颂伊家?”

    “哎!喂!”素妍还没反应过来,甚至连都敏俊都没来得及阻拦。这只傻狍子就已经自顾自的冲到了客厅的阳台,企图从阳台翻过去。

    “辉京哥!你别这么冲动啊!”等素妍跟过去的时候,李辉京已经拎着炸鸡,踩到了两个阳台间的小花坛。二十三层的冷风呼呼吹着,楼下流动的车辆都纤细如线条。

    素妍甚至不敢伸手去拦,连多说几句话都怕他分心摔了下去,只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这只傻狍子真的翻过去了!

    好在最后平安落地,她松了一口气之余,李辉京竟然还有心情比了个“v”字的手势……

    哎呀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好!

 第三十一个记录

    虽说有了辉京的帮助,颂伊姐那边还支撑得下去,可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想要打发走那群苍蝇一样的记者,要么警方出来澄清事情真相,还颂伊姐一个清白;要么就只能等到这事情热度褪去,然而那个时候,只怕千颂伊的事业也会受到很大损伤。

    素妍第二天接到警方传讯时,不得不说,她心里是松了一口气的。

    这种事情,怕的就是警方有意息事宁人,不肯深究。能这么快接到消息,至少说明了案件负责人的态度很积极,认真细致,且心存疑点。

    “都敏俊xi,真的不考虑买个手机么?”为了避开李载京的监视,素用妍是被都敏俊用瞬移给送到了附近的,只是想联系上他,至今还得通过bb机,“万一遇到什么紧急情况,估计只能叫你来收尸了呢。”

    虽然素妍的语气里,更多的是调侃,可听到“收尸”这种不吉利的词汇,都敏俊还是不悦的皱了皱眉,心里盘算起买手机的事情来。

    两个人从偏僻的角落钻出,都敏俊将她送到能看到人的拐角:“估计只是简单的问话,我就在这里等你好了。”

    “嗯!”

    负责韩宥拉案件的检察官名为刘硕,虽然意外的年轻,可是长相正气,人也显得很有朝气,给人一种非常可靠的感觉。

    “是江素妍小姐么?”刘硕翻了翻手边的档案,“我想请问一下,受害人韩宥拉,和您是什么关系?”

    “在登上游轮前,我和韩宥拉小姐从来没有近距离接触过,只偶尔会在新闻报道里见到她。”

    “可是根据当时游轮上其他客人的证言,在受害人失踪前不久,曾经与您和千颂伊小姐发生过冲突,你们之前的气氛很不好,请问有这件事情么?”

    “有过。”素妍客观的叙述着当时的情景,“那个时候,我因为意外受伤,被千颂伊带到了洗手间,清理伤口。韩宥拉小姐进来后,单方面的对我进行言语上的挑衅,所以我们才会反驳,不过并没有升级到争吵的地步。”

    刘硕提出疑问道:“您是说,是受害人先针对您的?可是按照江素妍小姐之前的话,在此之前,你们并不认识。对于受害人的主动挑衅,您有什么想法么?比如,她的动机?”

    终于引出自己需要的话题,素妍唇角不经意的翘起:“我想,她是误会了我和一个人的关系。”

    “您指的是……”

    “s&c集团的继承人,李载京。”素妍咬字清晰的念出这个名字,“我家和s&c集团一直保持着合作关系,所以我和李载京有过一定的交集。或许我们见面的时候,曾经被韩宥拉小姐撞见并且误解了,她才会对我有些敌意。”

    “s&c集团继承人?!”刘硕有些意外的又确定了一次,还翻了翻手边的资料,反复看了几遍,“您确定,是李载京先生么?他和韩宥拉小姐,难道有什么特殊的关系么?”

    “我也并不是很清楚。”素妍说话一向中肯,“只不过在我遇到韩宥拉小姐的时候,她曾经向我表示过,当天会在游轮上宣布和李载京订婚的消息。当时我也很意外,因为在此之前,我根本没有听到过一点风声。我一直以为李载京是单身,并且也没有女朋友。”

    “等等!”似乎是找到了突破口,刘硕在纸上记下这个要点,“受害人韩宥拉,可能和s&c集团继承人李载京保持着男女朋友关系?而且他们俩的关系,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他们的关系到底进展到了什么地步,我并不清楚。”素妍再一次强调道,“宣布结婚,可能是韩宥拉小姐单方面的说辞。不过,她曾经表示过,李载京有无法拒绝她的未知理由。”

    “s&c集团继承人所不能拒绝的……”刘硕心里打了一个转,“未知理由……所以说,她并没有将这个理由说出来么?”

    “这也很正常吧?毕竟……”素妍的话语意味深长,“是秘密呢。”

    “除此之外,您还有什么发现么?”

    “……没有。”那种灵异的事情,说了反而会降低她证词的可信度。

    “好的,那就谢谢您的配合了。”刘硕礼貌的起身,和她握手,“如果有什么新的疑点或消息,也希望您能够与警方联系。”

    素妍离开以后,刘硕点开了当时的监控录像,陷入了新的思索中……

    她提供的线索,真的是一个崭新的思路。在此之前,并没有一个人对韩宥拉和李载京的关系提出质疑,s&c集团的继承人,可以说完全不能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内。

    刘硕将监控录像,定格住,看着画面上突然出现的可疑男人……如果没有江素妍提供的线索,最可疑的,就是这个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男人吧……

    这个时候,朴警官突然闯了进来:“检察官,我们刚刚在韩宥拉家发现了这个!”

    “这是……”刘硕看着包裹在透明塑料袋中的纸片,“遗书?!”

    “对!不过笔迹还没有鉴定过,所以并不确定是不是韩宥拉本人写的。如果是真的,那韩宥拉就应该真的是跳海自杀的吧?”朴警官这么说着,却发现刘硕脸上的表情更加费解,“检察官,你怎么看?”

    “其实……”刘硕满是疑惑的出声,“刚才离开的一个证人,向我提供了一个线索。她说,韩宥拉和s&c集团的继承人李载京,很有可能是非常亲密的男女朋友关系。”

    “哈?!”朴警官惊讶道,“一个是女明星,一个是财阀继承人,说有关系倒也说得过去,不过……男女关系么?不太可能吧……”

    “据她所说,当天晚上,韩宥拉似乎是想宣布她和李载京即将结婚的关系……你觉得这可信么?”

    “听起来……有点不太现实吧……”朴警官坐到检察官旁边,扫了一眼电脑屏幕,“咦”了一声,“这个小子,我刚才好像有看到过啊!”

    “什么?!”刘硕站起身来,“他现在还在么?”

    “应该早就走了吧。好像是等人的……”刚才不是有个小姑娘么?从你这里走出去的……他们两个汇合后就走了。”眼看着刘硕脸上的表情越发凝重,朴警官更加迷惑了,“怎么了,这小子很可疑么?”

    刘硕将前因后果与他解释了一遍。

    朴警官拧眉思考了很久,突然一拍手掌:“我知道了!”

    “嗯?”

    “你说这个神秘的小子,会不会就是江素妍带上游轮,为了替他做掩护,所以才将嫌疑指向了李载京!”朴警官脑洞大开,“韩宥拉这么讨厌江素妍,没准是因为有过其他的瓜葛,而不是像江素妍单方面所说的误会和嫉妒!没准是两个人合谋后,发现情况不太对,所以就像找个替罪羊出来。”

    “可是她为什么非要扯出s&c的继承人呢?如果说完全没关系,好像也说不过去吧?”刘硕倒是更偏向于江素妍的说法,这个女孩子给他的印象还是很好的。不过单凭个人喜恶断案,并不是一个合格的检察官应该做的,再说了,江素妍也不是完全就不可疑——以他多年办案的敏感度,她最后短暂的迟疑里,似乎隐瞒了什么东西……

    “没准是情杀呢?江素妍追求李载京不得,又知道了韩宥拉将要嫁给李载京的消息,怒从心头起,谋杀了韩宥拉之后,因为爱而生恨,所以干脆栽赃给李载京……”

    刘硕忍不住噗笑出来,摇了摇头:“朴警官,你干脆去编剧本算了……”

    “我说的可是真的!”朴警官信誓旦旦道,“女人的嫉妒心可是很可怕的呢……尤其那种平日里不动声色的,越是安静无害就越恐怖……”

 第三十二个记录

    江家别墅。

    终于将李载京的事情给抖了出来,素妍的心情还算不错,回家的时候,脸上都带上了轻松的笑意。

    然而一踏进家门,气氛却突然不对起来。

    家里的阿姨给她开门时,没有以往的热切,反而闭紧了嘴巴,给素妍使了一个眼色。

    素妍心里有些惴惴的,刚换上鞋,一踏入客厅,就看见父亲正背对着她,坐在沙发上:“父亲,您今天怎么回来了?”

    江父抽了一口烟,而后将烟头重重的按在了烟灰缸里。他没有答话,只是缓缓的站起身来,面含隐怒的走到素妍身前,高高抬起了手。

    “啪!”

    素妍捂住脸,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人,这个被自己称作父亲的男人!

    “不孝女,你知不知道自己都干了什么?!”江父怒气勃发的骂道,“你居然指认李载京是杀害那个小明星的嫌疑人?!真是笑话!李载京和她根本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你只是听了别人乱说话,就直接捅到了警察局?!说李载京有没有必要弄死那种女人,就算是弄死了那又怎么样?轮得到你来管?你知不知道自己捅了多大的篓子?!啊?”

    素妍低着头,长发掩住她的手和脸颊,声音听起来平静无比:“父亲就为了这个打我?”

    “是又怎么样?”江父指着她的鼻子,“我看在你早死的娘的面子上,你想做什么,我从来没有组织过。可你现在这做的是什么事情?!再不教训教训你,只怕下一个进警察局的就是老子我了!”

    “李载京到底怎么你了?”素妍笑得讽刺,“难不成我前脚刚说完,他后脚就把合作全断了?”

    “……载京肯原谅你,那是他的大度!”江父脸色青一阵红一阵,“他已经说过了,他和那个小明星根本没有一点儿联系,最多只酒会上见过两面。你这次冤枉了他,改天和我一起登门拜访,好好的给他道个歉!”

    “所以,什么都还没有发生,父亲就为了一个外人教训我?——道歉?我从没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江素妍!!!”江父气得大吼她的名字,“——周嫂,给我把她关起来!让她好好反省一晚上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