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星星的你]静止的一分钟》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来自星星的你]静止的一分钟- 第1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我不知道……”都敏俊的烧根本还没退,头疼得要命,“我只是觉得,如果没有追上她的话,我一定会后悔的……”

    “哎呀,这真是……”张律师完全看不懂了,“您这是……谈恋……”

    还没等他说完,一直死盯着窗外的都敏俊突然打断他:“到了!”

    “……”张律师无奈的将车停靠在路边,才刚挺稳了车子,都敏俊已经在第一时间解开了安全带,钻出了车子。

    “这真是……”张律师扫了一眼窗外,正好看见那个女孩穿过马路的身影,他刚想感叹上一句,却发现道路的另一头,一辆黑色的汽车突然失控的向着她冲去。

    这个时候,素妍还没有反应过来,都敏俊已经以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冲到了她的身边,抱着她直接就地一滚,堪堪躲过了那辆全速撞过来的汽车。

    “砰——”的一声,汽车撞在了路边的建筑上,引擎盖已经挤压成了一堆,正冒出滚滚的浓烟。

    而路边的人行道上,素妍才刚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都敏俊xi……”紧紧的被人揽在怀中,鼻息间满是男人的气息。而与那人紧紧相贴的皮肤,正传来滚烫得好像要燃烧的温度。

    素妍有些慌乱的抬起头来,正好看见都敏俊脸上痛苦的表情。当她完好无损的从都敏俊怀中挣出,却发现都敏俊的手臂已经蹭破了好大一块,殷红的血液正汩汩的流淌着……

    素妍的脑子里乱成了一片,才刚拿出手机,一只滚烫的手就已经伸了过来,将她的手连带手机一起包裹住。她惊惶失措的抬起头来,却看见都敏俊躺在地上,冲她微微摇了摇头,然后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我没事的……”

    “天哪!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张律师也第一时间赶了过来,帮着素妍将都敏俊抬起来,搬运到车里,一时间连演戏都忘记了,“您怎么会遇到这种事情?到底是哪个该死的家伙,又对您吐了口水?!如果不是这样……这世界上哪里有能够伤到您的东西?”

 第二十九个记录

    “口水?”虽然紧张都敏俊的伤势,素妍却也没漏过这个意外的信息。

    “张律师!”眼看着就要露馅,都敏俊连忙喊住张律师。

    大约也察觉到自己的失言,张律师一愣,打了个哈哈就发动车子:“敏俊啊,我们还是快点回家包扎一下吧……”

    “张律师?”素妍扫了一眼张律师,又扫了一眼神情尴尬的都敏俊。这个称呼,之前她已经听到过一次了,只不过当时话题转得快,又听得不算太清楚,所以暂时性的忽略了。

    不过现在……

    再装傻的话,她真的会鄙视自己的智商的。

    且不提称呼的问题,一个姓张,一个姓都,难道还想告诉她都敏俊是跟着母亲姓的么?

    借着后视镜,这两个露馅的人,互相交换了一个神色。

    张律师:“……”

    都敏俊:“……咳咳。”

    都敏俊的脸色本来就一片绯红,也是实实在在的生了病,此时掩面低咳了两声,素妍的注意力很快就拉了过来,没有太执着之前的问题:“都敏俊xi,你怎么样了?”

    看着胳膊和衣服上沾染的血液,手上没有什么药物工具,她也不敢随便乱碰。只都敏俊的体温太过异样,让素妍忍不住将手覆上他的额头,滚烫的触感贴着素妍微凉的手心,烧得素妍心里也有些着急。

    “我没事的……”都敏俊动了动手腕,似乎是想将素妍的手拉下来。然而这种微凉而柔软的感觉,让他有些迷恋,最终还是压下了手上的动作,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即使是外星人,生病的时候,也难免会变得格外的脆弱和依赖呢……

    都敏俊这样说服着自己,只有……这一次而已。

    就这一次,稍稍懈怠一点儿,也没有什么关系吧……

    因为要扶着都敏俊,素妍刚刚没能见识到的卧室,这回也见到了。

    张律师对他家更熟悉一些,也就先出去找医药箱去了,留素妍一个人照看着。

    “还是得先清理一下吧……”房间里就有卫浴,素妍取用了一块干净的毛巾,想要替都敏俊清理一下手上的伤口。

    都敏俊半靠半坐在床上,看着素妍企图捞起他的袖子,不由得往后一缩:“不用了……没什么大碍的……”

    “这怎么可以不管?!”然而素妍却比想象中更加强硬,再加上都敏俊抵抗的意志实在不算坚定,很容易的就被她抢过了主动权,“万一感染了怎么办?!就算你体质和一般人不一样,也不能这么不小心啊!难保体内会不会缺什么免疫系统抵抗不了地球上的细菌的……”

    “你……”听到素妍的话,都敏俊有些愣神。

    然而素妍很快打断了他,好像根本没将刚才说过的话放在心上:“哎呀,别乱动啊!——咦?你已经开始愈合了?”

    都敏俊心中一虚,被人当成异类的感觉……他经历得太多了……

    好在素妍没有太多异样的表情,反而是松了一口气:“还好没什么事……之前真是吓死我了呢……”

    素妍没有抬头,只是小心的捞起了他的袖子,握着他的手臂,仔细的清洁着伤口周围的皮肤,动作轻柔得心都化了……都敏俊垂下眼眸,看着她乌黑的发顶,眼神里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波动。

    “都敏俊xi……”卧室里安静了片刻,素妍突然轻声开口,“之前张律师说的……你之所以会生病,是因为那天晚上被我……呃……”

    “……”都敏俊面色一滞,声音僵硬,“你不要自己乱猜,怎么可能会有这么荒诞的事情!”

    “哦……”素妍闷闷的应道,明显是早就确信了,不论都敏俊说什么她都不会改变想法的。

    白色的毛巾,一点点的染上微红的颜色,素妍看着看着就有点儿走了神,心里苦恼得要命……

    ——这可怎么办呢?

    接吻都已经这样了,要是以后……真的会出现传说中的,一个月都下不了床?!

    随着素妍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心不在焉,反反复复的在同一块皮肤上擦拭着,都敏俊的身体也越来越僵硬。他不着痕迹的看向门口,张律师不是说找医药箱去了么?!怎么还没有过来?他家可没有这么大吧?!

    猪队友始终不到场,都敏俊只能自救了:“你之前,是想要去警察署报案吧?如果是跟你无关的事情,就算知道凶手,也不至于心急成这个样子。所以,你一定有什么理由的吧?”

    “……”素妍手上的动作一顿。

    “或者说,今天的事情,还不够让你受到教训么?”想到那辆飞驰而来的汽车,都敏俊的眼神微冷,“你不会想经历第二次的,对吧?”

    素妍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都敏俊xi,你相信……鬼神这种东西么?”

    “你是说……”

    “我,有时候能够感觉到,一些奇怪的东西呢……”素妍简单的叙述了一下,那天在游轮上,她所看到的一切,“……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最后那团黑雾没有攻击到我,但那个人,一定也察觉到了什么吧……”

    “所以说,刚才的事情,很有可能是他一直安排了人,监视着警察署的动向。他知道你出现的话,一定会对他不利,所以想先下手为强?”

    素妍有些忧心,现在看起来,李载京恐怕没那么容易放过她:“也没有其他的解释了。而且,就算真的能联络上检察官,也不知道他人到底可不可靠,对待这个案件的态度又是怎么样的……如果没有确凿证据,以某些地方的习惯,很有可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直接判定为意外或自杀……”

    “想去的话,就去吧。”都敏俊沉默半饷,忽而开口,“等我病好之后。”

    素妍怔怔的抬起头来,对上都敏俊的眼神,坚定而温柔……

    “咕~”一声轻响,忽而打破了这种氛围。素妍的脸蹭的一下就通红起来,因为“咕咕”叫的,是她的肚子……

    都敏俊怕她尴尬,强忍着笑意,抿着嘴角转过头去:“……冰箱里,应该还有些吃的。”

 第三十个记录

    下楼的时候,素妍并没有看见张律师,只有一个医药箱,静静的摆放在显眼的桌子上。

    虽然是一个人住,冰箱里的东西却意外的齐全。饮用水、调料和食物都分门别类的摆好,连不同的食材都装进了各自的小塑料盒里,麻将一样摆放得整整齐齐的。

    ——都敏俊,你的母星位于处女座么?

    因为不是饭点,素妍挑拣出蔬菜和鸡蛋,只打算简单下个挂面。回过头的时候,却发现都敏俊正站在她身后,倚在厨房门边:“需要我帮忙么?”

    “不要太小看我好么?”素妍扬了扬下巴,围好围裙,束起头发,利索的拧开水龙头,清洗着蔬菜和碗碟。

    她的动作十分熟练,没几分钟,就捞起了一碗挂面。只是再转头的时候,都敏俊居然还在那儿,素妍有些奇怪:“你也饿了么?”

    “……还好。”都敏俊故作不经意的偏过头去,好像他只是没事做,所以才站在那儿一般。

    ——他才不会承认,自己刚才一直看着她的背影发呆。

    这么多年以来,都敏俊一直是一个人做饭、一个人吃饭。这还是第一回,有人这样深入他的生活,站在他的厨房、穿着他的围裙、用着他的餐具……就这样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都敏俊的心里,蓦地生出淡淡的温馨,竟然有些贪恋一碗面的气息……

    “好像有些下多了呢……”素妍又捞出一碗,放在靠近都敏俊的桌边,冲着他俏皮的眨了眨眼睛,“用了主人家的厨房,总该交点儿租金的吧?”

    “我其实还没有饿……”一边这么说着,都敏俊一边拉开了座椅,“不过,浪费食物是一种可耻的行为。”

    “我的失误!”素妍双手合十,一副忏悔的模样,“下不为例!下一次我一定用量杯来称,这回就只能麻烦都敏俊xi了呢……”

    “咳!”又调戏他!

    素妍偷偷观察着都敏俊的动作:“都敏俊xi,好像不习惯和别人一起吃饭呢?是因为,一直一个人的缘故么?”

    “嗯。”都敏俊秉承着食不言寝不语的习性,只随意应了一声。

    “我也是呢……”素妍微微一笑,却总让人觉得,这笑容里有一点寂寞。

    都敏俊有些意外的抬起头。然而素妍并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打算,只埋头挑起了一筷子,依然滚烫的面汤氤氲起一片雾气,扑在了她的脸上。

    满足了自己的肚子,素妍倒也没有扔下烂摊子的习惯。除了清洗餐具外,她还顺手清理了厨房和客厅的垃圾,提着黑色的垃圾袋,打算帮都敏俊扔出去。

    然而一打开门,她却吓了一跳:“这是什么情况?!”

    “怎么了?”都敏俊皱了皱眉,一走过去,就看见家门口铺了一地的报纸,一堆拿着相机的人坐在那儿,打着扑克、吃着瓜子。

    “哎?!隔壁有人开门了!”一个眼尖的记者注意到了这边,连忙拿起录音笔冲过来,“请问你对千颂伊……”

    “砰——”素妍果断的摔上门,将人关在了外面。

    难怪从刚刚开始,都敏俊就觉得附近有些嘈杂了:“外面的人都是干什么的?”

    “看起来好像是记者,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来堵颂伊姐的。——以前也出现过这种情况么?”素妍总觉得有些不对。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

    想来也是。素妍在心里琢磨着,记者向来是一种蜂拥而动的讨厌生物,但天天堵着艺人家家门,也太不像话了。这种架势都摆了出来,只怕是出了什么大事。

    素妍直接掏出手机,点开网页。

    果不其然,“千颂伊”又被送上了搜索头条,只不过现在,和颂伊姐的名字连在一起,还有“韩宥拉”、“抑郁症”、“自杀”等字眼。

    再仔细看的时候,有人上传了一段视频,是千颂伊和韩宥拉前段时间在某个化妆室争吵的情景。

    网路上本来就有一大票千颂伊的黑粉,此时尤其活跃。耍大牌、仗势欺人、凌辱其他女星的言论大面积的扩散着,下面的留言一个比一个难听。尤其联系到韩宥拉的意外死亡,有人爆料说最后一次看见韩宥拉的时候,她和千颂伊正在洗手间里吵架。

    后来又爆出韩宥拉有抑郁症,纷纷猜测她是不堪被千颂伊侮辱,以至于最后跳海自杀。

    明明警方都还没有断言,对案件进行定性,公众似乎已经认定了韩宥拉是抑郁症自杀,而且她自杀的很大部分原因,是源于千颂伊的欺负和迫害。持着这样观点的人,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