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登徒子》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超级登徒子- 第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她相信刚才那近乎暴力,粗鲁的行为,一定吓坏了茜儿的母亲,希望她不会记恨才好。
  茜儿又微笑了。
  “叶小姐是主人的贵宾,千万别这么说才好,我一定会尽全力的伺候你,让你感到舒适。”
  茜儿大约只有十六、七岁,但从她的应对可以看出,她很早熟,也很能察言观色。
  “菲尔是个很凶的主人吗?”她度探的问。
  茜儿摇摇头,似乎提到菲尔,她的双眼就变得晶亮,那藏不住的爱意一览无遗。
  “主人对我们很好,我们都很……钦佩他。”
  完了!完了!从茜儿的方言看来,叶晓雪知道,要借助茜儿达成她的脱逃计划似乎是不可能了,因为一个暗恋主人的小女孩,将是盲目顺从主人的。
  叶晓雪叹了口气,心中的希望正逐渐消失,不过,她还是告诉自己,无论如何都要试试看。
  随着茜儿走过一条又一条的走廊,这栋房子简直就像座迷宫,一般人恐怕不容易弄清楚路线,现在,她不得不相信菲尔说过的话了。
  如果换作另外一种情况,叶晓雪一定会觉得眼前的房间很迷人,室内墙壁与天花板上,皆有令人眩目的图案,值得仔细去欣赏。采用的家具也都是极精致、豪华,就连地毯也美得惊人。
  但是,叶晓雪却没有心情加以欣赏。她有点受不了房间内的阴暗,迳自走向窗户,拉开窗帘,让阳光照射进来。
  喔!老天!玻璃外是牢固的铁窗,阻挡了她的自由之路,恐惧再度在她心中升起,不过,她强制地把它压抑下来。
  “这房子里的窗户都加有铁窗吗?茜儿。”  她开口问,并努力使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
  “是的,这是为了安全起见而装设的,这儿除了门,没有人进得来。”
  同理可证,也出不去。
  其实在台湾,几乎家家户户的窗户都装了铁窗,但,却不曾令叶晓雪感到如此的不舒服。
  “由于主人是一位重要人物,所以,他必须受到保护,屋外还有很多警卫看守着。”
  叶晓雪知道茜儿不是在恐吓她,毕竟菲尔也说过,没有人有办法通过他精心设计的警戒,顿时,强烈的绝望笼罩在她的心头,她费了很大的力量,才使自己冷静的面对这一切。
  她绝不能向绝望投降,这样只会失去战斗的力量。她必须充满斗志,迎向挑战,否则,她将永远成为菲尔的阶下囚。
  她注视着满眼羡慕她的茜儿,礼貌的询问:“我可以喝杯热茶吗?”
  “当然可以,主人已经交代过,叶小姐,你要什么尽管吩咐,我马上替你去准备。”
  茜儿离开后,叶晓雪不断来回踱着步子,脑子里也不停想着脱逃的方法,不管机会是何等渺茫。但,有希望总比绝望好。不过,她心中除了怀抱脱逃的希望外,还潜藏着好奇心,她甚至有种欲望,想知道菲尔究竟打算对她如何……唉!她真是疯了,她必须排除这个念头。
  现在已将近中午了,她一个人孤零零的来到这个陌生的国家旅行,就算她失去踪影,也不会有人关心的。
  叶晓雪绝望地跌坐在椅子上。当她见到那张双人床……她的心又开始狂跳,他说过不会强迫她的,可是,男人的保证有用吗?她还是得对他保持警戒心。
  茜儿端着一个托盘走回房,打断了叶晓雪狂乱的思绪。托盘内有飘着香味的花茶,还有精致的小点心。
  然而,却引不起叶晓雪的胃口。她只是轻啜着茶,虽然甘甜可口,但对此刻的她而言,却是索然无味。
  她再次的想着,菲尔口口声声说要得到她,却没有提到婚姻,他是要她当他的情妇吗?她知道像他这样集权势,地位,财富于一身的男人,身边一定不乏女人,他为何要强求她呢?难道他不明白强摘的瓜是不甜的。
  她再次压抑下心中痛苦的狂潮,准备全力赢得茜儿的支持,于是,她试着以轻松的口气和茜儿闲聊,话题全在这栋房子上打转——因为她自己也对这栋房子的设计感到好奇无比。
  茜儿—一答覆了她的问题,但,她提到两个令叶晓雪好奇的名称——“女房”及“男房”。
  “女房是给主人的妻子住的。”茜儿—一解释着,“在女房,她可以做她喜欢的事,招待女客人;而男房,则是主人专用的,当然也只招待男客人。”
  此时,叶晓雪的愤怒到了极点,菲尔已经有了妻子!还口口声声要她,她也明白回教徒可以拥有三妻四妾,但是,她还是很替菲尔的妻子抱不平。
  “菲尔的妻子在哪里?”她的怒气突然间转为深沉的受创感。
  她从来没想到菲尔竟然已经是有妇之夫唉!她是怎么了,都什么节骨眼了,还在想这些。现在最要紧的是她的脱逃计划,也许,她可以试着请菲尔的妻子带她离开。
  毕竟情人眼中是容不下一粒沙子,少了她的存在,相信菲尔的妻子一定也会开心的。
  茜儿噗哧地笑出声,“主人还没有结婚,哪来的妻子?”
  “可是,你刚才不是说——”
  “我只是我解释女房的用途。”
  “呃,原来菲尔还没有结婚。”
  不知怎么地,她竟感到松了口气——唉!她又是怎么了,别忘了自己还是他的囚犯呀I  她提醒着自己。
  “如果你喜欢,我可以带你去看‘女房’。”茜儿兴奋的说:“那是个很美的地方,我相信你一定也会喜欢的。”
  叶晓雪想了一下,便点头答应。她并不是要去参观“女房,”而是她想藉此机会对房子多一层认识,也有助于她寻找脱逃的途径。
  如茜儿说的,女房十分富丽豪华,但,叶晓雪根本无心观赏,她只是牢牢记住每一条路。茜儿却完全没有察觉到她的异样,只是不停地咯咯笑着,最后,她神秘兮兮的要叶晓雪仔细的察看角落上的一个橱柜。
  叶晓雪看了半天,除了赞叹它雕工的细致外,她实在不懂为何茜儿会特别要她看这个柜子。
  “你猜猜它是什么?”茜儿顽皮的问。(四月天)
  “是柜子。”左看右看,她的答案还是一样。
  “不,它不只是柜子,它是——”茜儿按了下旁边一个暗钮,柜子便缓缓移动开来。
  原来,它竟是一扇暗门,从这儿可以走向另一个秘密房间,在那间秘密的房间内可以观赏男人在下方的男房内娱乐的情形。一虽然秘密房间并不大,但是,也布置得十分豪华。
  而男房的设备、装演和女房并无太大差异,不过,叶晓雪注意到男房侧面有一个房间。
  “那是什么地方?”她好奇地问。
  “哦!那也是男房的一部分。”茜儿打马虎眼地回答。
  “我想去看一看。”
  茜儿有点着急的说:“不行!那里是女人的禁地,这是主人的命令。”
  原来菲尔口中说的自由——还是在他的命令范围内。
  茜儿匆匆带着她离开。茜儿小心翼翼的看着闷闷不乐的她,年轻的面孔上有着担忧。
  “叶小姐,你不开心,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
  “不,你没有做错任何事,我只是有点疲倦。”她觉得自己的体力正在逐渐流失当中。
  “你累了,那你到这里坐一坐好吗?我去替你准备午餐,在这儿用餐,可以欣赏花园的景致,一定会使你胃口大开的。”
  隔着铁窗会有何乐趣?不过,她还是接受了茜儿的建议,的确,看花园比看一张床要来得好多了,不是吗?
  她向茜儿微微一笑,茜儿显然因此松了口气。可怜的小女孩,似乎被负责取悦她的责任给压得喘不过气来。
  午餐很丰盛,但是,叶晓雪还是没有胃口,什么东西也吃不下,但她仍强迫自己勉强吃一点,否则,她怎会有体力和菲尔对抗。
  可是,她吃了之后,胃部却一直翻转,她感到极不舒服,最后,她只好求茜儿带她到洗手间。一进洗手间,她便把吃下去的东西全吐了出来。
  “叶小姐,你还好吗?我去通知主人——”
  “不用了。”她拉住欲离去的茜儿,“我没事,你不要去通知菲尔。”
  “可是,你的样子……”茜儿惶恐的看着她,不停地搓着双手,仿佛把叶晓雪的不适,归咎在自己的身上。
  其实,这一切跟茜儿或食物都没关系,只是一连串混乱的事件,导致她的情绪变得率乱不堪,可是,她实在没什么体力来向茜儿解释这一切,于是她安抚着不安的茜儿,然后请茜儿带她回房休息。
  茜儿在她身边忙得跟陀螺似的,一下子用冰水替她擦拭,一下子又替她按摩,甚至怕她饿着,替她又准备了好多食物,然而,叶晓雪一看到东西就直想反胃,挥挥手要她拿走。
  叶晓雪很自然的感受到茜儿有多么忐忑不安。看着茜儿忙来忙去一副担心她得了什么重病似的,使得叶晓雪再也受不了了。
  “茜儿,拜托你出去,让我一个人安静地休息,好吗?”
  “不行,主人命令我要伺候你。”
  又是命令!
  叶晓雪直想尖叫,可恶的命令,这根本是监视她,什么伺候——狗屁!她受不了!
  就在此时,她瞥见房间的角落摆着她的行李箱,她马上从床上弹坐了起来。
  “我的行李——”她话才说一半,茜儿误解以为她要她替她整理行李,立即把皮箱打开来。
  “我马上替你整理。”
  当她见到前儿把衣物从皮箱取出时,心中的愤怒已高涨到爆发的边缘。如果把衣物全取出来,就代表她同意留在这里——她当然不会妥协,永远也不妥协!
  “别碰我的东西!”她失控的大叫,然后下了床,直奔过去拉开茜儿。“你走,我不要你伺候我,你走!天啊!这是怎么回事,我不要待在这里,我要离开!”
  茜儿吓昨发出尖叫,心惊胆战的瞪着叶晓雪,仿佛把她当成疯子似的,然后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心中升起的怒气几乎今叶晓雪崩溃了。她倒坐在地毯上,闭上眼睛,甚至希望可以这么闭着,永远不要醒来。
  可是,她不甘心,真的!毕竟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上的,如果她死了,有何意义呢!
  她不能就这么认输,她一定要用尽方法让他放弃对她的欲望。
  可是,万一她还是无法抗拒他?万一他失信,直接就强行要求……噢!老天!她简直不敢再想下去了。
  男女之间的事,她也略知道一、二,万一她怀了他的孩子……一个孩子,一个属于她和非尔的孩子…
  叶晓雪的脑海里不时转着这个念头,心情似乎渐渐平稳下来,她仿佛见到一个小天使在向她微笑……
  在门外受到惊吓的茜儿屏息以待,等到房间内的声音完全平息后,才紧张兮兮的溜回房间。
  看到叶晓雪一动也不动地躺在地毯上,她吓得连忙去向菲尔报告发生过的一切。
  菲尔几乎是用跑的来到房间,当他见到卷曲着身子、一副无助模样的叶晓雪时,眼中充满了怜爱。
  他小心、轻柔的将她抱回床上,在试过她的体温,脉搏皆正常后,才松了一口气。当他见到一旁惶恐的茜儿时,他不吝啬的给予她赞许。
  “茜儿,你做得很好,现在,让叶小姐继续睡吧!  你陪着她,一有什么状况,马上来向我报告。”
  “是的,主人。”
  第五章
  茜儿松了一口气,回他一个微笑,随后迅速地回到她的工作岗位上——-叶晓雪的床边。
  恍惚中,叶晓雪感觉到有羽毛轻抚过她的脸颊,渐渐的,羽毛抚过她的下颚,继续往下经过她的颈子。而另外一根羽毛抚过她的太阳穴,使她感到一阵酥麻,个得不清醒过米,她这才发现,抚摸她的不是羽毛,而是指头,因为它正轻柔的拨开她脸上的一缕发丝,害她的心跳差点漏了一拍,可是,她迫使自己装睡。“
  是菲尔!她不必睁开眼睛便可以知道,因为只有他才会如此大胆,也唯有他的抚摸,才会激起她如此混乱的反应。
  她迫使自己保持平静,佯装尚未醒来,或许再过不久他便会离去,所以,她尽全力使自己保存平稳的呼吸,缓慢而规律地吸气、吐气着,她可不希个因为自己一时克制不住喘口息,而让他发现她的伪装。
  菲尔的手轻轻滑过她的眉毛,然后非常轻的顺着鼻尖来到她的唇上,他动作之轻,几乎使人感觉不到他的触摸。
  他拨开她耳边的头发,然后灵巧地滑过她的耳垂,今她的身体涌起一股莫名的反应,而原本筑起的堤防,也在不知不觉中融化了。她全身燥热,每一根寒毛似乎都有了知觉,全向他屈服。
  他当然知道他在做什么,更知道她不可能还在沉睡中。他正在玩一种无声而挑逗的游戏,一场她绝不会赢的游戏。
  可是,叶晓雪仍力持镇定的装睡,企图拖延这无可避免,而又令人不敢面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