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登徒子》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超级登徒子- 第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赫然她发觉自己下体已濡湿,一只手握着自己紧挺的酥胸……老天!这真是太疯狂了!一阵羞涩袭上她全身,令她两颊绯红,急促地喘息着。
  她连忙起身,冲进浴室,打开水龙头,仟由冷水从头顶淋下,然而,她体内的热度丝毫未减。
  她仰起头,任由冷水打在脸上,整个人不知不了陷入迷思中。
  梦里那双热情如火的眸子是那么的熟悉,她真不明白,一个令她害怕的男人为何会带给她如此放荡的遐思。
  即使冰冷的水也冲不走烙印在在她脑海中的梦镜。令她觉得好不气恼。令她无法理解的是,她不禁愤恨的揪着自己的发丝。
  老天!她的理智到底哪儿去了!
  但不可否认的是,那名男子似乎有着与生俱来诱人气息,连平日拘谨的她也无法免疫。她用力地甩了下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些。
  不!她绝不能让荒谬的遐思分了她的心,她只是来此度假,三天后她就回家了,她不该卷入复杂的男女关系。
  她梳洗,然后换上轻便的牛仔裤,T恤。布鞋,到咖啡厅吃早餐。
  由于她这次旅行只提供免费的住宿、早餐和来回机票,她必须自掏腰包才能到处观光。
  她原以为这是饭店对顾客的一项服务,应该有不少人参加,没想到,她到了饭店门口后,才发现竟然只有她一个人,而且,饭店还派出一辆闪亮的黑色宾士轿车来载她,令她当场傻了眼。
  不过,她还是在服务人员打开车门后坐了进去。她愉说地靠在松软的皮革座椅上,这可是她长到这么大来,第一次坐宾士的车子。车子十分宽敞,舒适无比。
  心想,既然是由饭店提供的免费市区半日游,她也没有向司机询问第一站的目的地。
  她只是专注的浏览车窗外的景色,忽然,她又情不自禁想到晚晚在赌场内发生的事。如果她昨晚赢得台上的那笔钱,那么,晓翔一定会很开心,唉!  如果她有那名男子的运气就好了!
  他夸口说,他是不会输的赢家,但,他没有赢到她,想到这里,她忍不住有点得意。
  这时,叶晓雪发现车子已行驶了好一段路,不禁令她好奇司机究竟要载她到哪里。正当她想开口询问时,车速慢了下来,司机把车停在路边。
  叶晓雪好奇的看了下四周,不知司机的用意,正想要问个明白时,她身边的车门被打开了,一名穿着昨晚白袍男人一样衣着的男人,竟然坐进来,然后把车门关上。
  虽然他不晃昨晚那个男人,但仍令她吓了一大跳。
  “你是谁?”  老天!不会是想打劫吧?
  这男人一动也不动,只是冷冷看了她一眼,然后对司机说了一句她听不懂的话,车子便又继续前进了。
  “停车!”叶晓雪惊叫,但是,司机根本不理她,令她开始感到一阵恐惧。“你们究竟想做什么?你们想打劫吗?我不是有钱人,我——”
  “冷静点,叶小姐。”穿白袍的男人用字正腔圆的英文打断她的话,“我们不会伤害你的,我们主人要见你,你别紧张。”
  “别紧张?”  叶晓雪吓坏了,他的主人要见她?她认识他口中的主人吗?莫非——天哪!该不会是昨晚好个恐怖男人吧?而白袍男人肯定的眼神给了她答案。
  第三章
  叶晓雪尽了最大的努力来平息内心的恐慌。她实在无法相信,自己竟然在光天化上被人绑架了!
  “你们简直目无法纪,你们这么做是犯法的,你们会付出代价的!”她愤怒的大叫。
  对方的回答却令她更加火冒三丈。
  “我的主人不在法律限制内。小姐。,你应该感到荣幸,可以受到邀请——”
  “邀请?我没有接到任何邀请函!”她提高音量抗议。
  “现在就是。”男人的双眸冷淡得没有任何感情,“请你不要试图做傻事,安定你的情绪是我的责任,不论如何,主人都不希望你受到伤害,而我们也没有恶意。所以,你没有必要如此紧张,放轻松一点,小姐,我们很快就会到达主人的住处。”
  这样的情况教叶晓雪如何放轻松?
  昨晚那个男人冷酷无情的气息与力量,令她无法忘记。她真是个大傻瓜!不该和他有任何牵扯的,如今,她是自尝苦果了。
  宾士汽车在红灯前面停下来,叶晓雪乘机摸索着门把,试着逃脱,然而,她却只能惊慌地推着它,却打不开车门。
  “小姐,门是中央控锁的,请你不要做无谓的举动,徒劳无功的。”
  这短短的一句话有如可怕的咒语,直接轰入叶晓雪的脑子里。她知道身旁这个男人可能不会对她使用暴力,但是,他绝对有足够的力气来压制她的任何抗拒。而此时最聪明的办法,可能只有佯装顺从的坐着,专心地看着窗外的街道。
  如果她能记住路,或许对她会有帮助的。
  叶晓雪四下张望,尽量记住每一个路标,然而车子驶离市区,转入山路。
  完了!就算她记得每一条来时路,她也未必可以走回饭店,因为实在太远了!
  几分钟后,车子又转入一条小径,由于它很窄,司机只好减速前进,然后进入一座大门  此时,一栋庄严、庞大的两层楼建筑物进人叶晓雪的眼中。
  汽车在石阶前停了下来。司机下了车,替她打车门,然后一副预防她逃走似的站在旁边,
  看来,她是没有机会逃走了。叶晓雪叹口气,莫可奈何地上了车,然后在司机及那名男人左右陪伴下,走过一条廊道,进入位于前端的庭院。
  除了恐惧之外,叶晓雪对下令把她架来这里的那个男人  愈来愈愤怒,他居然蔑视她的基本人权。
  他们登上一段阶梯,然后来到双重门前面,其中一人推开门,示意叶晓雪继续前进。
  她很想抗拒,但,就如同那个男人所说的,一切只是徒劳无功罢了!于是,她走入一间宽敞的接待室,它是挑高两层楼的设计,两侧两个阿拉伯式的木质屏风吸引了叶晓雪的目光,而大理石地板的中央,还有座非常美丽的喷泉。
  忽然,一名穿着传统黑色长袍的女人出现,她的脸用面纱掩盖住。
  那名男人用严峻的口气吩咐那个女人道:“带叶小姐到房间去,替她梳洗。”
  “不——”  叶晓雪慌乱的往后退。
  那名男人向她行了个礼道:“叶小姐,请你合作,我相信你在这里一定会很舒适的,而且,主人很快就会过来。”
  每当他在说到主人二字时,叶晓雪听得出他的口吻中带有尊敬的意味,但,这使得她在恐惧之外,怒火更加高涨。
  她才不会尊敬一个迫使她来这里的人!甚至,他也别想叫她服从他。他凭什么以为他有权利叫她来这里?
  她才不会乖乖就范,就算她会因此受到伤害,也好过被那个可恶的男人驯服得好。
  “我不会合作的!”就在两个男人转身准备离去时,她用力挥挥女仆伸过来的手。
  两个男人停住脚步,惊讶地转回头来看她。
  她也毫不害怕,以一副趾高气扬的表情怒视他们。
  她的架式果然吓坏了女仆。那女人不知所措的注意着叶晓雪。
  趁着暂时的优势,叶晓雪转向男人,乘胜追击的道:“立刻去找你们的主人来,告诉他,我不会乖乖的任由他摆布的!如果你们执意强迫我,我向你们保证,你们会后悔的!我要求你们马上让我离开这里,快去告诉你们的主人!”说着,叶晓雪便开始朝着门口走去。
  两名人互看一眼,有个露出漠然而猜疑的表情,似乎不被叶晓雪吓唬住。
  叶晓雪更加扩大声势,朝着他们大吼:“去呀!快去呀!”她希望这法子可以奏效。
  就在此时,那女人忽然抓住她的手臂,却像是怕伤害她似的不敢用力,不过,仍令叶晓雪怒不可遏。即使明知自己可能斗不过对方,但叶晓雪仍用尽所有力量推开那女人。
  在防范不及下,那女人往后踉跄了一大步,不小心越过了喷泉的边沿,扑通一声掉进了池子里。
  叶晓雪反被吓了一大跳,僵直地愣在原地。就在她还来不及恢复思考能力之前,屏风后面传来一阵轻柔的男性笑声……
  叶晓雪立刻回过头,目光盯着屏风,当她发现从屏风后面走出来昨晚那个狂妄的男人时,她的脑子变得更狂乱,心中的怒火更是熊熊烧着。
  在他的控制之卜  他一直观看着她无法逃脱的困窘状。
  叶晓雪愤怒地咬紧牙根,她发誓,她一定要让他在得到胜利的同时,也得到相等的痛苦,而她,也一定要尽一切可能来反抗他,甚至攻击他!
  他似乎接受到她心中的讯息,停止笑声,只见他用叶晓雪听不懂的话传达命令,
  她根本不在乎他在说些什么,但,她却能十分确定,绝不会有什么好事的。
  女仆快速地从池中爬起来,把湿裙子扭出水来,面向叶晓雪一鞠躬,然后向后面的一个出口退出去。
  叶晓雪很想向她说声对不起,但是,她走得太快了,令叶晓雪来不及开口。随后,那两个男人也是一鞠躬,便从双重门退出。
  他们用力关上门,发出很大的声音。
  现在,这里只剩下她一个人了,而好个狂妄的男人正朝她走来,她相信自己根本无法遁逃。不过,至少她可以向他表明,自己是有主见的,不会驯服于任何人。
  她迫使自己悄悄移动,才不至于自己有如一只等候被人猎捕的白兔。她一步步沿着喷泉移动。试图远离他,如果她能有防御的东西在手上,那么,她就不会害怕被欺负了……
  忽然,她瞥见了墙壁上悬挂的半月开弯刀。这柄刀的把手镶满各式贵重的珠宝,它长长的刀锋阴冷的向上弯曲——她就是需要这样的东西!
  这个狂妄自傲的男人,绝对是个好面子的人,在面对女性的攻击,断不会大声向别人求救!所以,她要放手一搏,即使她输了,但至少会使他明白,他不是能为所欲为、只手遮天的人!
  叶晓雪一鼓作气,纵身一跃,用力的将弯刀的绳子扯了下来,老天!这弯刀可比她想像的还要重,她几乎用尽吃奶的力量才握得住它。
  老天!她怀疑自己有多少胜算,但是头剃了一半岂有不剃完的道理?
  “小心点,这把刀。可不是你可以掌握的,别伤了自己!”  男人的口气充满焦急。
  很好!她就是希望这样的反应,他怕了,是吗?
  叶晓雪转过身来面对一再折磨她的人,虚张声势的挥动着刀子,刀子却差点由她手中滑落,幸亏她及时握住。
  然而,她所有的举止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你别过来,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她学着武侠小说中的侠女口气说道。
  他笑了起来,又是依旧昨晚那副满不在乎的模样。他那种含笑,又自大傲慢的表情,更显示出他的冷酷。
  “你笑什么!”  她生气的说:“你以为你是谁?这天底下还有法律,你已经触犯法律了。”
  男子的眸子里地闪定一抹赞赏的意味,可是,他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了。
  “你的勇气可嘉,令我不得不折服。不过,你显然不明白自己的立场。我劝你冷静一下,你手上的刀威胁不了我的。”他故意停顿一下,好让他的下一句话更有效果。“法律动不了我!在这国家,我有外交豁免权。”
  他一边说着,一边带着无比自信绕着喷泉接近她,他冷酷的微笑说:“你不必怕,我绝不会伤害你,可是,万一你不小心使我受伤,你等于是令自己陷入可怕的命运——那种你绝对无法料想的可怕命运。”
  他竟敢恐吓她?叶晓雪吞了口口水,即使心中有点恐慌,但在口头上仍然不服输。
  “你吓不到我的,即使你有外交豁免权,但是,你的行为仍会被制止,如果你绑架我的事被揭露,你会被有关当局驱出境的……”
  “我不在乎,就算真如你所说的那样——”他耸耸肩。“也是值得的!”
  “你疯了!”
  他仍是轻轻扯动唇角。
  “随便你怎么说,现在把刀给我,让我把它放回原处。”
  “我不会把刀给你的!”
  他朝她一步步走近。叶晓雪紧紧的握住刀,不肯撤退,因为她不想让他以为她是懦弱的,然而,她却一直向前逼近,近得让刀锋抵住他的胸膛,一滴鲜血立刻染红了他雪白的袍子。
  当四目相接,他用目光向她挑战,而叶晓雪也不服输的迎向他的眼光。
  “你想杀我,就动手吧!”  他平静的说。
  老天!这个男人真的是疯了!
  不管目前情况是对是错,叶晓雪知道自己不可能狠得下心来杀害一个人。他抓住她的弱点了,他居然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如此深入地了解她,使得他对他们之间的局势十拿九稳,他——赢定了!
  当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