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准爱我!》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不准爱我!- 第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去吧!”他吩咐下去。
  杨致和也只能说:“是。”然后照办。
  “不会吧?依依,你想去!”
  好友看到依依的目光胶着在网络上那封征妻启事上头,连忙抢走依依手中的鼠标,要把那封转寄的信件杀掉。
  “你疯了啊?你怎么会有这种念头!”
  “我缺钱啊!而那上头说只要当了他的妻子,便有很多很多钱。”为了钱,她可以贱卖她的爱情,无所谓的,真的,只要能让她有钱,让她可以还清家里的债务,要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依依,你想钱想疯了是不是?网络上传的事你怎么能信?要是他是个爱情骗子呢?你是不是就这样傻傻的被人给骗了?”
  杀掉、杀掉──这种垃圾信件不留也罢。
  “淑菁。”依依叫住好友。
  淑菁的口气却凶巴巴的。“干么?”
  “我要去、我想去!”现在的她无计可施,也只能选择相信了不是吗?“你明知道我的难题的。”
  “我知道。”知道她们家经商失败,欠地下钱庄一屁股债,如果还不出钱来,那依依家就要死人了……
  这些淑菁都知道,可是,依依怎么可以为了钱出卖自己?
  依依才二十三岁啊!以前她明明那么憧憬爱情的,明明比谁都还要期待白马王子的出现,那时候同学们还常常笑依依傻,说她不切实际,说她是个不解世事的千金大小姐的,而现在……
  怎么依依就要为了钱而出卖自己的感情!
  那是个什么样的男人,依依根本不晓得啊!“要是你受骗了怎么办?”
  “不会的。”依依说。
  “什么不会!你怎么知道不会?”淑菁哇啦哇啦地鬼叫着。她是为好友心急啊!依依知不知道?
  依依却反过来安抚淑菁说:“事情没那么严重的,因为我有你啊!”因为有淑菁在,她知道淑菁什么亏都不会让她吃的。
  “你一定有办法帮我分辨出这封信写的事是不是真的,是不是?”依依如此肯定。
  淑菁真想一口气就回答依依,假的、假的,上头写的事全是假的;但她明知道依依现在只有这个办法了,如果这个法子再没用,那么依依一家子不知道要被地下钱庄逼到什么样的绝境……
  想到这里,淑菁那句“假的、假的,全是假的”的话便怎么样也说不出口。最后,她只能点头承诺依依,“好吧!我帮你查这个男的的底细。”
  三天后,淑菁拜托学长,终于从中探得那封E…MAIL男主角韩兆堂的一些私密生活,于是淑菁把依依约出来。
  “怎样?是真的还是假的?”怎么淑菁在电话里说得吞吞吐吐的,害她跟着也紧张起来。
  “是真的。”淑菁点头。“这世上真有韩兆堂这个人,而且就如DM上头所写的一样,他的确需要一个妻子。”
  “真的?!”依依眼睛都亮起来,这事要真有其事,岂不是意味着她们家有希望了。
  “你先别高兴得太早,听说这男的风评不是很好。”淑菁把她听来的全都告诉依依。
  “这个男的听说花心浪性、喜新厌旧,对人冷酷无情,就连对自己的老婆都一样,所以,他的征妻启事上才会直接言明他的妻子就只能爱他的钱、爱他的势力、地位,却绝不能爱上他的人;依依……”淑菁握住好友的手,“这个男的不适合你。”
  依依明明有一堆的浪漫想法,她满脑子都是瑰丽的世界,但是,她却想嫁给一个不准别人爱他的男人,依依怎么可能受得了那种眼里都是钱的市侩男子?
  “他一点都不适合你!”
  “但我却很适合他。”不是吗?她需要钱,而他需要一个不爱他的妻子,依依倒觉得他们很适合,各得所需、互蒙其利。
  “就是他了。”依依决定了。她要去应征当他的新娘,因为只有他才能救赎她的人生跟她的父母双亲。
  第二章
  好紧张,依依没想到来应徵当他妻子的人光是今天就有这么多人,他们还发出号码牌,就跟应徵工作没什么两样。
  “别紧张。”淑菁陪著依依来,就怕依依被人拐了;而依依勉强挤出一抹笑来。
  淑菁说得简单,但她怎能不紧张?
  “这些来应徵的人都好漂亮……”就像电影明星一样,只有她,像邻家女孩,“噢——完了!”依依惨叫一声。
  “怎么了?”淑菁紧张兮兮的看著好友。
  依依哭丧著脸说:“我没化妆。”大家都那么美,而她却连个薄妆都没上,这样岂不是更无望。
  “别紧张、别紧张。”淑菁在一旁替依依加油打气。“你是最美的,相信我,要是那个韩兆堂真是个有眼光的人,那他一定会看到你的优点、识得你的好的。”
  “真的吗?”依依露出悲惨的笑容。
  淑菁还频频点头,跟她说:“对,没错。”
  而她俩的对话让出来透气的杨致和听到了。
  他一看到依依就直皱眉头,觉得这女孩真没胆量,不过就是一个面试而已,她犯得著这么紧张兮兮的吗?
  啧!瞧瞧她那副德行,竟然还妄想飞上枝头当凤凰?她真以为他们总裁这么不挑啊!
  杨致和十分不屑,因为,他很难接受“庆和集团”未来的当家主母竟然是一个小可怜!
  “你叫什么名宇?”
  “你觉得自己有优点,有什么长处?”
  “你觉得你凭什么能当我们总裁的妻子?”她凭什么有这个自信?
  杨致和一连串咄咄逼人的问题问得依依头都直不起来。他为什么这么凶?他一连问她这么多的问题,她紧张得都下知该怎么回答是好。
  依依掐紧了裙子,手心直冒汗。
  “连小姐?”
  他突然又叫她,吓死依依了,依依连忙抬起脸来,中规中炬的回应一声,“是。”
  “你睡着了吗?”
  “没、没有啊!”依依拚命的摇头。她没睡著啊!他为什么要这么问?
  “那你为什么不回答我的问题?”杨致和的眉头拧高了来。
  依依又频频抽气,眼眶里还凝聚著两池子的泪。
  我的妈呀!她要哭了是吗?杨致和差点哭爹喊娘的。
  “致和。”一直在旁冷眼观察的韩兆堂头一回开口。
  总裁怎么开口了?
  是不是总裁也觉得受不了,想把这女孩轰出去了?杨致和立刻走到老板跟前去问什么事。
  “别欺负她。”
  什么?!杨致和的脸霎时变得扭曲。
  他什么时候欺负她了!他只不过问她一些寻常的问题罢了……
  好吧、好吧!他承认他的表情是凶了点、口气是恶了点:但她犯得著这样吗?动不动就哭。
  怎么?想用眼泪博得别人的同情啊!
  呵!这一招对他而言根本不受用;至于总裁嘛!那就更不用说了,总裁是出了名的冷冻库,任何女人的眼泪都催化不了他冰冷的心,但是——
  总裁行动了。
  他走到那个女人的面前去。
  哼哼!总裁一定是想亲自把这个女的扫地出去、撵出去。杨致和等著看好戏,没想到他家总裁走过去,却蹲下身子,要那个女的别紧张。
  “把脸抬起来。”
  那女孩真听话,真把小小的脸蛋往上昂。
  好吧!他承认这个女的长得还算不错,还算清秀。但今天来应徵的,哪一个不是波大、脸蛋美的大美人,这女孩充其量只能算是清粥小菜、清粥小菜啦!这种女色,他们总裁才不受诱惑。
  “为什么需要钱?”韩兆堂问,而他的语气虽不能称得上轻柔,但相较于杨致和刚刚的口气跟脸色,依依已经觉得他是个大好人了。
  面对韩兆堂,依依反而还没那么紧张跟无措。
  “我们家欠地下钱庄钱,如果还不出来,那些人不知道会怎么对付我们……”
  所以她才出来应徵他的妻子!韩兆堂这下子总算弄懂了这个女孩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他刚刚乍见到她,就觉得她像是误闯丛林的小白兔,她不像是该待在这个地方的人,没想到她真有难处。
  韩兆堂只简单的问了这么一个问题,便转身回到位子上,他告诉杨致和说:“就她吧!”她需要钱、他则需要妻子,这叫各取所需,所以……就她吧!
  “什么?!”什么就她吧?他听不太懂耶!
  “我说不用再选了,就她吧!”
  “什么!她?!”杨致和难以置信。她耶!这个看起来风吹就倒的小可怜耶!总裁要这一个引
  总裁不再看看吗?
  “后面还有很多人耶!老板。”
  “不用再看了。”韩兆堂捺著性子说。
  “我刚刚偷看了一下,不少女孩子长得满美的。”杨致和大力鼓吹,因为对于连依依——
  拜托!连他都看不上眼,为什么总裁要这个小女孩当他的妻子?
  “我不要美的。”韩兆堂捺著性子再跟自己的特助重述一次。
  他不要美的,但……但也不能找个这么难以登上台面的!
  他不是说这女孩不好啦!只是,她看起来胆小、羞怯,一副胆小怕事模样,真的不像是当总裁夫人的料。
  “总裁——”杨致和打算再游说。
  韩兆堂却抬起脸来看他一眼。
  哎哟——总裁这么看他是什么意思?
  “你觉得外头那些女人哪一个好看?”韩兆堂开口直问。
  咦?总裁现在是在问他意见是吗?!
  杨致和感到又惊又喜,因为,他们这个总裁一向独裁惯了,他说一不二的性子为他竖立了铁腕作风跟刚正不阿的行为处世,而这样的总裁在问他意见耶!杨致和当然倾他所有的力量去帮总裁找老婆。
  杨致和拿著所有应徵者的资料飞快的扫了一逦。
  “我觉得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都不错。”一下子就找出三个菁英中的菁英、美女中的美女。
  这三人身世都不错,而且学历跟面貌都匹配得上总裁,如果她们之中的一个能当上总裁的妻子,铁定为整个企业加分。
  “这三人当中,你最喜欢哪一个?”韩兆堂又问他。
  什么?总裁现在问这问题是什么意思?
  难道总裁想把最后的决定权也交给他?
  原来总裁是如此器重他,他太感动了,呜呜呜——杨致和从没受到如此的重视,当场感激得痛哭流涕。
  “我觉得这个最好。”他最喜欢这个。杨致和当下从三人当中抽出一个他觉得最优秀、最能匹配他们总裁的女孩。
  她年方二十六,是佟氏集团老总裁的外孙女,精通德、日、英、法四种语言,其优秀程度与他们总裁大人不相上下。
  “这个好?”韩兆堂看了那女人的资料一眼,未了还挑眉再问杨致和一次。“你喜欢这一个?”
  “嗯!”杨致和重重的点头。
  “0K。”韩兆堂将那女孩的资料抽出来给他。
  总裁这是什么意思?他怎么看不太懂?杨致和顿时傻住。
  “她是你的了。”
  “什么?!”杨致和的眼睛顿时张得老大。
  “你不是说你很喜欢她,那么她是你的了,我会派人去跟佟老提亲的,料想佟老会看在我的面子上,把他外孙女嫁给你。”说完,韩兆堂作势就要出去跟佟老的外孙女报告这个好消息。
  “不要啦!总裁——”杨致和拉住老板的袖子,期望总裁不要这样害他啦——“总裁,我已经有老婆了耶!你别害我。”
  “你不是说你很喜欢她?”韩兆堂剑眉一挑。
  杨致和这才知道他老板是只“阴沉狗”——啊——要死了,竟然骂老板是狗,不不不,他不是那个意思啦!他的意思是,他家老板阴沉得跟个什么似的,明明心里不爽他小小一个特助竟然意见那么多,而总裁不明著讲,却来这一招。
  好啦、好啦!他知道了咩。
  总裁的事他不再多管就是了。
  “连小姐。”杨致和突然转向依依。
  依依马上端正坐奸。“是。”
  “就是你了。”
  “什么?!”依依顿时愣住。
  “我说你录取了,你就回家等著当我们总裁的新娘子吧!”
  “什么!”她录取了!
  怎么会?!
  “依依,怎样?”淑菁看依依出来,连走路都走不稳的样子,她实在很担心。“他们是不是不满意你?没关系,那是他们没眼光,这不是你的错,你十万别太伤心,总之……你们家的事我们再另外想办法就是了……”淑菁说了很多安慰依依的话,但依依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依依这样可吓死淑菁了。“依依、依依……你傻了呀?”
  淑菁吓得一双手直在依依面前挥呀挥的。
  依依猛然抓住淑菁的手,眼睛一下子转亮起来。“淑菁……”她说话,连声音都兴奋地在发抖。“是我……是我……”
  “是你怎么样?”
  “我录取了!我们家有救了!”
  “什么?”淑菁完全听下懂依依在讲什么。
  “我是说他喜欢我,他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