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准爱我!》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不准爱我!- 第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作品:不准爱我!
  作者:关静
  男主角:韩兆堂
  女主角:连依依
  内容简介:
  不是她爱“向钱看”,实在是她家出了状况──
  她老爸生意失败,又不小心跟地下钱庄借钱还债,
  却没想到债滚债,变得一屁股债……
  为了挽救她家人,她当然只能“下海”……哦!不,是做个“买来的新娘”啦!
  但她没想到的是,才看到她未来ㄤ的第一眼,
  她的心就被煞到,只因,他在她最彷徨无助的时候降临在她身边,
  不但给了她勇气、给了她力量,更给了她钱──
  所以,她决定将他当作是她的救命恩人、她的天使、她的神。
  可……听听他现在提出的结婚条件是什么?!
  他他他──竟规定她“不准爱他”!
  可她的心早已遗失在他身上,这下她只能跟他玩起“爱的躲猫猫”……
  正文
  序
  三月,哦,美丽的三月,关小静最爱三月了,因为关小静的生日就在这一个月份,所以阿菲招待我去日本玩吧。
  小渝我要DV。
  小红杏,我要瘦身器材。
  瞧,我多够朋友啊!要什么礼物直截了当的跟你们讲了,你们都不用烦恼,关小静真是够朋友——
  哇哈哈哈——
  对了,忘了最重要的事是——
  阿金,请给我钱。
  什么?!这本的稿费早就给我了!
  那、那……下一本的呢?
  什么?!也早就给了!
  那、那……下下一本的呢?
  什么?!也早给了!!!
  呜呜呜——阿金小姐、阿金大金主,请你以后手脚可不可以放缓一些,你给钱如此快速、如此阿莎力,关小静会粉口连耶——
  我的钱——偶以为偶会有粉多钱的说,没想到那些钱早就让关小静给花光光了,呜——
  再次哭泣当中。
  所以,阿菲、小渝、小红杏,今年关小静的生日就看你们三个的表现了,是不是朋友就看你们的诚意了,关小静现在要努力去打稿子。
  我KEY、我KEY,我KEY、KEY、KEY——
  楔子
  女人呻吟着,“嗯……喜、喜欢……”她兴奋地娇喘着。
  “你老公一定是个性无能。”
  “别说他的坏话。”女人不喜欢男人批评她的丈夫。
  “为什么?他对你不好不是吗?如果他对你好,又怎么忍心放你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独守空闺?”
  “不──别提他。”她不想提她的丈夫。她只要有男人可以拥抱她就好,其余的,他什么都别说。
  “是吗?好吧!”那他遵命。
  一波波激烈的狂潮顿时席卷了女人的身心,将她推向九霄云外。
  天哪~~
  女人媚眼如丝,浑身一阵战栗。
  “你叫得真大声,不怕把你丈夫引来?”
  “不,他不会回来的,因为他出差去了。”
  “因为他出差,所以你才找我来?”
  “是、是的。”哦~~天哪!他可不可以别再问了。
  她的丈夫从来没对她这么热情过……
  她从来不曾感受这样的高潮。
  “啊~~”女人叫出支离破碎的娇吟,而男人仿佛受到鼓舞,于是更加蛮横地摆动腰身──
  突然──
  “啪”一声,房里的灯被人打开来。
  卧室内灯光乍现,女人几乎睁不开眼来,等到她的眼睛适应了光线,看到那个闯进她房内的人时,女人的脸瞬间刷白来──
  第一章
  “为什么不质问我?为什么沉默不语?”她偷了人,为什么她的丈夫不骂她、不数落她,反倒像个无事人似的?像是她的背叛之于他而言,那根本不算什么!
  “你到底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女人生气地咆哮着,而韩兆堂依旧不置一词。
  他回来是因为遗落了重要文件,所以才回家找的,没想到竟会撞见这么不堪的一幕。
  他的妻子要求他责备她?
  不,他忘了公文,如此一来一往已经耽误他太多时间了,再去质问她,那他只会来不及赶往高雄主持会议。
  “我们回来再谈。”这已是韩兆堂最后的定论。
  他原以为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没想到他的妻子──许言惠一听到他说回来再谈后,便像疯了似的,开始砸她手能拿到的东西。
  她还大声咆哮说:“你就是这个样子,所以我才会出轨的,你知不知道?在你心中,我永远不及一场会议来得重要。你究竟当我是什么、是什么?”狠狠的拿了东西就往他的方向砸,但她没想到他竟然闪都不闪。
  噢~~她看到东西砸上他的额头,凶器在他高傲的额头砸出了一个洞,血流了出来──
  “总裁!”助理随着韩兆堂一起回来,没想到竟会撞见这一幕;其间,他什么话都不敢说,目光更不敢随便乱飘,就怕看到什么不该看的画面,但总裁夫人也太过分了,对于她红杏出墙的事,总裁强忍怒意,什么重话都不曾说,但总裁夫人却如此的嚣张,得了便宜还卖乖,最后还拿烟灰缸砸总裁。
  “总裁!”助理送上了面纸。
  韩兆堂接过面纸,按住伤口。
  “要不要去医院?”
  “没关系,我没事。”韩兆堂挥手要部属退下。
  他难得见他妻子这么生气,足以见得他一定做错了什么,所以才会惹言惠如此生气。好吧!他坐了下来。
  “你想要我说什么?”他冷静地看着妻子。
  他太冷静了,所以,言惠几乎在他的眼瞳里找不到爱,因为如果他真爱她,那么撞见她与他人苟且,为什么他还能如此镇定,一点都不愤怒?
  为什么、为什么?B
  言惠气得想尖叫。
  她想要他说什么?
  不!她做了这种事,就从未想过要得到他的原谅;因为她心里清楚,一个男人再怎么爱他的妻子,也不容许妻子给他戴绿帽,她只是、只是──
  言惠的目光瞅望着这个与她生活了将近三年的丈夫。
  她只想问他一句话,“你爱过我吗?”
  什么!她在这个时候问他这个?B
  “你与别的男人偷欢,还让我亲眼目睹,而你还敢问我究竟爱不爱你?”她会不会觉得这个问题太可笑了一点?
  “你期望我给你什么样的答案?”韩兆堂字里行间带着轻蔑的味道。
  她知道、她知道,知道自己是做错了事、是对不起他,问他这个问题的确太可笑了一点,但她就是想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你爱过我没有?不是现在,而是在今天之前,你爱不爱我?你爱过我吗?”她用的是过去式。
  她一直在强调以前。因为……他知不知道她就是因为感觉不到他的爱,才会出轨、才会去找别的男人。
  爱不爱?
  这个问题令韩兆堂皱眉。“我记得我们结婚前就说好,彼此不说爱的。”他们的婚姻建构在互利上,就是所谓的“商业联姻”,这样的感情,她凭什么跟他要爱?
  “但是我爱你、我爱你呀──”言惠几乎是用吼的吼出她的感情。
  是的,没错,他们当初说好,不谈感情的,但是最后她沦陷、沦陷了呀!而他怎么还能置身于外?
  他们当夫妻当了三年,然而这三年来,难道他对她一点心动的感觉都没有吗?
  言惠看着丈夫。
  她在韩兆堂冷漠的眼眸中看到了答案。
  是的,他对她没感情,这不是她早就知道的答案吗?为什么时至今日,她还要自取其辱,还要问他?
  她不就是因为感受不到他的爱,所以才觉得心灰意冷的吗?那么,现在她在期待他会说出什么答案?
  “我们分手吧!”她说。
  既然他不愿意爱她,那就放她走,或许这样她还能找到一个爱她的男人,找到更好的人来。
  “这太过分了。”
  韩兆堂的助理看不过去,站出来为老板打抱不平。“明明就是夫人的错,为什么媒体这样乱写、乱报导?B”
  报纸上白纸黑字写着:总裁夫人就是因为受不了总裁冷漠,所以才离婚的。
  明明就不是这样!
  “总裁,要不要我通知律师?”韩兆堂的助理已经拿起手机,准备要打电话了。
  韩兆堂却阻止他。“算了,随他们怎么去说吧!”他根本不在意。
  “可是,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总裁的每一任妻子都这样,明明是自己做错,到头来却把罪栽赃到总裁的头上。
  总裁知不知道他现在是恶名远播,大家都误认为他是负心汉?B事情明明不是这样的,这是身为韩兆堂身边特别助理最清楚的事,打从总裁的第一次婚姻,那年他不期然地撞见夫人出轨的意外。
  分手、离婚……明明都是夫人自己提出来的,但最后,所有的罪过却全由总裁来背。
  夫人娘家那边召开记者会,夫人哭哭啼啼的说出她三年来的婚姻,还说那是一幕幕不堪回首的记忆,说她不愿意再回想起。
  他妈的!总裁夫人既然不愿意再回想,干么还出来召开记者会?
  他当时直为总裁感到忿忿不平,记得那时候总裁也是说:“别跟她计较。”还说,夫人是女孩子家,总有她的面子要顾。
  难道就只有夫人有面子要顾,总裁自己就不用顾及自己的面子了吗?
  看看这些年,总裁忍气吞声的,最后却落得什么下场?
  他的每一任妻子都离他而去,而且每一任还学会了第一任的手法,直接或间接的把罪名按在总裁头上。
  她们图的是什么?安的是什么心,他还不明白吗?
  她们分明就是吃定了总裁不会跟她们计较,所以才如此有恃无恐;而总裁却还是这派无所谓的模样,总是说:“算了,随便她们。”
  这事怎么能随便!
  他真想如此大叫。但他是为人下属的,对于老板交代的每一件事,只有听命的分,哪有他置喙的余地。
  “致和。”韩兆堂叫唤助理。
  “什么事?”总裁是不是这一次打算控告前妻,来个杀鸡儆猴,让接下来的“后起之秀”,不敢再“起而效尤”。
  “帮我找陈律师来。”韩兆堂吩咐下去。
  律师!
  OH,YA!总裁真打算行动了是不是?
  “好,我立刻去。”
  “陈律师。”
  “是。”
  “麻烦你帮我草拟一份契约──”
  契约?总裁要拟什么契约啊?不是要告他的前妻们吗?特助实在搞不懂他的老板要干么。
  “韩总裁要什么样的契约内容?”陈律师手拿PDA,正要迅速的记下老板的指示。
  “一份婚前协议。”
  “什么?婚前协议!”忍不住叫出来的是特助杨致和,因为──要死了,总裁该不会又想结婚了吧!
  总裁被那几任前夫人给折腾成这样,却不打算告她们,只想重建婚姻?总裁他真有勇气。
  杨致和很想给他老板一点掌声,但是总裁的脸色不太好看,所以他只好噤声,静静的往下听。
  陈律师问:“总裁需要什么样契约内容?”
  “一般的就好;但是得附加一点。”
  “什么?”
  “我的妻子不能爱上我。”
  “什么?!”这下子不只杨特助要尖叫,就连陈律师都觉得不可思议。这个──总裁是不是被最近的绯闻给气疯了呀?要不然怎么想得出来这种条件?
  他的妻子不能爱他,那要去爱谁啊?
  他们都很怀疑,但是杨特助跟陈律师却没一个人真的敢问。
  韩兆堂继续说:“她可以是为了我的钱、我的身分、我的地位而嫁给我,但就是不准她爱上我。”
  他受够了那些说爱他的女人了。她们以爱为名,一旦做错事,便栽赃到他头上,说是他的不对。
  说他不够爱她们,所以她们才犯错……
  对于她们的指控,他认了,但是却也受够了。
  他不想再招惹同样的麻烦,所以他索性一次就把游戏规则都讲清楚、说明白。如果有人犯规,那么就出局,这场婚姻就结束。
  韩兆堂觉得这样的婚姻关系之于他而言省事多了,所以──
  韩兆堂这次看向杨特助。“致和。”
  “是。”
  “再帮我发出征妻启事。”
  “什么?!征妻启事!”
  “是的。”他需要一个妻子为他生下继承人,这是他们韩家的愿望,他们韩家一脉单传,绝不能在他身上绝了后。
  “愈快愈好。”
  什么?还要愈快愈好!杨致和都快疯了,因为婚姻大事,总裁怎么能处理得这么草率,就像是上市场买菜一样,这、这、这……
  “可是……要是找来的女人是贪图总裁的钱财,那怎么办?”
  “无所谓。”他说过了,他的女人不论要钱、要权都可以,但就只有一个条件,绝不能爱上他。
  “去吧!”他吩咐下去。
  杨致和也只能说:“是。”然后照办。
  “不会吧?依依,你想去!”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